“苏晋的父母年纪相差很大,父亲苏建勋今年已经56岁了,目前楚瑶只有24岁,天啊,竟然和我差不多大!”

    薛媛只正经介绍了一句,就跑题了,老白索性把资料拿过来自己看。

    因为是绑架案,所以受害者的家庭环境等相关信息很全面,苏建勋是苏家这一代的家主,他这一系在苏家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曾经娶过两位夫人,和第一位夫人育有一子,今年29岁,手里也有一家商贸公司,算得上年轻有为。苏晋的母亲楚瑶是第二任妻子,两人年龄相差很大,但感情很好。

    警方的资料很详细,不过老白并不打算当侦探,只是在后面受害者家属的信息中找到了苏晋父母的联络电话,先让苏晋见见爸妈才是当务之急,当然,能够推进案件的重起当然就更好了。

    “先打电话,把苏建勋约出来!”

    老白说完,半天薛大小姐没反应,忽闪忽闪地闪动着睫毛看自己,“看什么?打啊!”

    “我打啊?他是男生,我会不好意思的!”

    薛媛是以兽医的身份进入的刑警支队,其实主要的职责是照顾警犬,所以办案能力几乎为零。

    “拜托啊大小姐!你是警察我是警察?我给他打电话怎么和人家说啊?”

    “我是警察,可是我怎么和他说啊?”

    老白长叹了一口气,缓解一下想杀人的心思,那边小苏晋想过来抓自己的手,被老白赶紧闪开,“我教你怎么说,现在打!”

    电话拨通,因为是给警方留的紧急联络电话,所以没经过秘书,直接是苏建勋亲自接听的。

    “苏建勋苏先生您好,我是天阳市公安局刑警大队警犬支队的薛媛,警号是:XXXX,半年前令郎被绑架一案,现在发现了一些线索,想通知您一下。”

    “哦?您请讲。”

    “是这样的苏先生,半年前在搜救的时候,我的警犬虎妞追踪过犯罪嫌疑人的气味,现在它再次发现了这种气味,说明犯罪嫌疑人又出现了!”

    “哦?半年前的气味狗还记得?”

    “其实狗的记忆力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好,而且我的虎妞是警犬队中最为出类拔萃的,能做到这一点,我并不奇怪。”

    “那嫌疑人抓到了吗?是不是他?”

    “问题就出在这,现在已经过去了半年,针对案件的所有调查都已经中止,犯罪嫌疑人藏身龙虎阁,而我只是一名基层警员,仅凭着警犬提供的线索,无法说服上级重新启动案件,所以才需要您的帮助,您如果有时间的话,我希望能够面谈具体的细节……”

    电话那边沉默了许久,薛媛、白长生包括小苏晋都一脸紧张的等着。

    “唉,谢谢你给我打电话。”听得出,电话那边,苏建勋的情绪很低落,“如果我的儿子苏晋还活着,哪怕只是没发现遗体,让我抱有一丝的希望,我一定不遗余力的去推动这件事,可是现在……我的生活好不容易回到了正规,好不容易从丧子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苏建勋又停顿了好久,“我实在没有勇气再去把疮疤揭开一次了,能够抓到罪犯,我当然高兴,抓不到,我也能够接受,就这样吧。”

    “嘟……嘟……嘟……”

    电话断了,留下薛媛和白长生目瞪口呆。

    正发愣的时候,突然头顶上“啪、啪”的巨响,咖啡厅一排等怕同时炸裂,碎玻璃掉下来,吓得薛媛花容失色。

    白长生赶紧用身体把苏晋护住,同时小声道:“孩子,冷静!”

    一个四五岁的孩子,是无法理解苏建勋的苦衷的,在他看来,这等同于“爸爸不要我了。”

    “别怕,别怕。”白长生嘴上说的是别怕,其实是告诉苏晋别生气,现在这小子到底多大能耐谁都不知道,一发起怒来灯泡都炸!跟拍电影一样,灯泡好歹还能赖到电压上,要是炸点别的,圆都没法圆。

    小苏晋再抬起头,眼睛都是红的,吓得对面薛大小姐差点叫出声来,老白赶紧圆谎:“这怎么回事,灯泡说炸就炸了,看给孩子吓得!”

    这咖啡厅没法呆了,两大一小,三人又换了一家,苏建勋不肯帮忙,这次又把电话打给苏晋的母亲——楚瑶。

    电话是等待接听状态,小苏晋一脸紧张。

    “你好,找哪位?”

    听到熟悉的声音,苏晋眼泪汪汪的,差点哭出声来。

    薛媛那边还是一样的台词:我是警察,发现线索,线索不足以重起案件,希望您能帮忙。

    相对于苏建勋,楚瑶的态度显然更积极一些,语气中也能感受到她更关心案件的进展,可是说到想要见面,并且需要她配合时,电话那边又沉默了。

    “有没有别的办法,我出钱可以吗?”

    薛媛赶紧摇头,也不在乎电话那边看不到,“不不不,您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并不是缺钱,我们警察破案是不收费的,也不能收费,我需要家属那边配合,确切地说就是需要您以受害者家属的身份再次向警方施压,来促进案件的再启动……”

    电话那边再一次沉默,过了一会儿,才传出楚瑶带着哭腔的声音:“我做梦都想把凶手绳之以法!甚至恨不得能亲手杀了他为我的晋儿报仇!可是……”

    “可是我不能再沉在这件事里了,我现在的情况也不允许我这么做。”

    接连碰壁,薛媛的脾气也有点上来了,“楚瑶女士,受害人是您的儿子,我作为一个警察是想破案,不过您作为受害者家属,必然更希望抓到凶手!现在警犬虎妞发现了线索,可能您争取一下就能让警方重起案件,就能够抓到犯罪嫌疑人——哪怕最终他不是凶手,我们也尽力了!可是您现在告诉我,您不能再沉浸在这件事里了,我不知道到底什么事情能让你放弃追凶,我想反问一句:这是一个母亲应该有的态度吗?”

    电话那边,楚瑶再一次哭了出来,听声音显然是尽量在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

    “对不起,薛警官,我的确没办法,因为……我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