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岁多的孩子,能说话不新鲜,其实大多数孩子从一周岁左右就能够简单交流了,可是在杨妈妈印象里的小苏晋可不是,他在两天前连笑都不会,这一转身的工夫,就能如此清晰的表达了?

    苏晋说完,这才想起来要装傻的事情,眨眨眼睛,总结道:“我行。”

    眼神看老白,那意思是装傻我懂,没超过两个字。

    老白很郁闷,装傻有那么难吗?

    其实在杨妈妈眼里,苏晋的表现虽然让人惊讶,但并不算意外,毕竟白长生给孤儿院带来的惊喜太多了!哑巴小五变成了话唠,瘸腿的小六一蹦三尺高,老幺能够说话也不是不能接受——倒不是说不奇怪,只是被震惊的已经麻木了。

    “我看他情况挺稳定的……”

    老白也有点没词儿,“还得巩固巩固!你看他有时候说话倒还行,有时候叫爸爸妈妈都费劲,跟我住两天,也有助于进一步恢复。”

    杨院长不好意思吐槽,一个昏睡了一年多的孩子,醒来之后能跑能走能说话,还得怎么恢复?要知道他昏迷的时候才六七个月啊!

    “您既然说了,肯定有原因,那您是今天带他走还是等哪天再说?“

    “我这就带他走,两三天,最多不超过一个礼拜,肯定送他回来,您就放心吧!”

    ……

    把苏晋塞进了猛禽的后排,车子启动,熊孩子看猛禽驶离了杨妈妈的视线,这才长出一口气,从后排蹭一下窜到了前面!

    “你小子赶紧坐回去!车开着呢!我一脚刹车你就飞出去了!”

    交通法规定,前排禁止乘坐12岁以下的儿童,系安全带也不行,大人抱着也不行!

    “不用你刹车我也能飞!”苏晋说着,人竟然漂浮在空中,老白开着车,眼睛都直了,差点撞上。

    “我靠你怎么弄的?”

    小苏晋美美地一笑,道:“我能用意念操控物体,操控自己,就能让自己飞起来了!”

    老白这时候有点肝颤,一时任性,让半步鬼王的小苏晋借体还阳,这才两天的工夫,已经可以用意念操控物体,估计再过两月,绿巨人都弄不过他了吧?

    “你要是不想被关起来当做异类研究,最好就别玩这个!”

    苏晋看看这,看看那,随口道:“我知道,我就是在你面前表演一下而已,哥哥,你找我来什么事啊?是要带我去见爸爸妈妈吗?”

    老白刚要说话,话还没出口,就听苏晋点了点头,“哦,我知道了,我看看!”

    苏晋说着一只手摸上了白长生的肩膀,“你心里想着那个人的面貌,我看看是不是他。”

    老白被弄得毛骨悚然,什么意思?你小子会读心术?

    “快想啊!长生哥,想我干什么?”苏晋闭着眼,手按住白长生的肩膀,似乎老白脑子里有什么想法都逃不过他的窥探。

    白长生怕出意外,先把车停在了路边,配合着苏晋,完整的把那天晚上的经过又回忆了一遍,并暗中观察孩子的反应。想到黑獒王山魂的时候,故意夸张了一下它的吼叫,果然,小苏晋似乎一哆嗦。

    他真能看见?

    “长生哥哥,为什么会有不穿衣服的女人?”

    老白老脸一红,刚刚路边过去一个大胸妹子,他顺便脑补了一下,用思维解码技术给大胸妹子解了个码,结果被苏晋抓了现行。

    “熊孩子没事别摸我!”

    苏晋有点委屈,道:“你想一下那人的长相和声音,我看看是不是!”

    白长生集中精力,努力回忆起那个被虎妞指人的黑衣人,苏晋抓着白长生的手,闭着眼睛,皱了半天的眉。

    “怎么样?是不是他?”

    要是虎妞记错了,那乌龙可就大了。

    苏晋摇了摇头,“有点像,我不太确认!”

    毕竟事情过去了半年,而且当时苏晋处于极度恐惧之中,在绑匪刻意蒙面的状况下,认不出来也属于正常。

    “没关系,这件事情,可以慢慢验证,如果真的是他,肯定不会让他跑了的!”

    苏晋点了点头,“长生哥哥,你说的话我记住了,先报恩,后报仇!接下来你能带我去见见我的爸爸妈妈吗?我好想他们!”

    一句话,白长生就化了,还是个灵魂层面不过五岁,而身体只不过两岁多的孩子,天生自带萌属性。

    虽然有时候很欠揍。

    “好!今天就带你去见见他们,不过说好了,不能相认,他们并不认识现在的你!记住了没有?”

    苏晋鼓着嘴巴,点了点头,“那我们走吧!”

    老白发动汽车,挂上档,然后问道:“我们去哪?”

    “我不知道。”

    ……

    3.5T的猛禽,满天阳市就开始转圈了,看着油量表老白心跟滴血一样。先是找到了苏晋生前所在的幼儿园,甚至还在外面看到了操场正在活动的昔日同学,沿着幼儿园往回走,之后就找不到家了,费了半天劲,找到了苏家所在的小区,可是门卫根本不让进,两人也不敢打草惊蛇,不得不另想办法。

    不如……

    有困难找警察啊!

    别的警察不能找,还有一位自己人在警犬支队呢!也不知道她那边进行的怎么样了?对!先给学姐打个电话!

    拨号的时候,苏晋的小手刚好按在老白的手心上,孩子一惊:“长生哥哥,你干嘛骑着那个警察姐姐?”

    老白赶紧把手甩开,“小鬼我警告你啊!不许碰我!否则我翻脸啊!”

    这时候电话接通了,电话里传来薛媛的声音:“你好,哪位?”

    老白很郁闷,可见对方没存自己的电话。

    “学姐,是我。”

    “哦……你是谁?”

    “白长生。”老白这个郁闷,电话不存也就罢了,连声音都听不出来,自己是多没存在感啊?

    “哦……白长生啊!白长生是谁?”

    老白气得想杀人,“拜托啊!前天晚上咱俩还一起出生入死,勇闯龙潭呢!龙虎阁你还赢了3000块钱都忘了?好歹对我认真一点啊学姐,对备胎也不用这么残忍吧?”

    电话那边,薛媛的声音是懵逼的,一点都不像装的,“啊?那天晚上和我去龙虎阁侦查的学弟不是白天明吗?原来你是白长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