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前后后,一共是18万给了云松,小伙子看着面前的钱,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老白……其实这钱我不该要,狗是你的,斗狗场是你带我去的,挑战是你决定的,就连最后下注,都是你几次三番给我鼓气我才押的,其实这钱等于你硬塞到我手里……”云松说着,有点哽咽。

    “钱我不该拿,可是我妈病了,尿毒症,农村户口没有医保,每个月透析就要六千多,我还得指着这笔钱给我妈续命!老白,这样,这钱算我借你的,以后有钱了……”

    “借你妹啊!”不等云松说完,老白就把话打断了,“你以为我愿意分给你啊?该是你的就是你的,少给你你家大山该咬我了!”

    张云松听完这话,过去一把搂住老白,老白则毫不犹豫地推开:“滚一边去,现在我就和钱亲,别拦着我,我要和钞票亲热亲热!”

    云松被推开也不气不恼,低头看比特大山。此刻张比特蹲坐在地上,看着白长生,又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在灵魂层面对老白说了一声:谢谢。

    老白从钱堆里抬起头,冲张比特挤了挤眼睛。

    “云松,大山身上的伤并不严重,我已经给你处理过了,今后就不要让它再斗了……”

    没等老白说完,云松就赶紧表态:“你放心,今后大山就是我家的家庭成员,我……我肯定给它养老送终!绝不用它再去赚钱!”

    “我只说别让它下场斗了!赚钱还是可以赚的!”

    张云松一愣:“不赌斗怎么赚钱?”

    老白冷哼一声:“笨蛋,你知道经过经过昨晚上那一战,现在大山身价得多高吗?”

    “不行!大山我肯定不能卖!”当然不能卖了,那是亲爹啊!

    “谁让你卖了?给它找女朋友啊!你知道现在这种赛级的良种配一次多少钱吗?没两万块钱,谈都不要和他谈!”

    云松一脸的大便干燥,本来配狗没什么,可是一想到这只比特很有可能是父亲转世,就浑身别扭!

    张比特哈拉哈拉地喘着气,笑容可掬:“这种赚钱的方式我喜欢!”

    ……

    ……

    老张前世就是个好人,本来应该享受福报的,可是因为阴阳路断,没办法转世为人,阴差阳错之下,成了一只斗犬。不过现在的他也算是功德圆满,一家团聚得享天伦,而且还过上了性福的生活。

    张云松还要去医院照顾母亲,带着张比特先一步走了,老白则琢磨着钱怎么用的问题。

    有钱了,第一件事想的当然是要孝顺父母,可是白长生家里的情况比较特殊,爹不让他孝顺,恨不能断绝关系,妈不敢让他孝顺,打个电话都偷偷摸摸的背着父亲。而且这笔钱说起来来路不正,没法和家里解释。

    “钱包,今天没什么事吧?陪我去遛遛,我想看看房子!”

    钱大少扑哧一笑,人都是这样,有点钱就得瑟,倒也是,老白住那地方比狗舍也强不到哪去,还是租的,现在手里有点钱,琢磨买套房子是正理!

    “行啊,我家对面那就有个新小区开盘,我认识他们的销售经理,给你问问?”

    老白这才从钱堆里爬出来,找来个大垃圾袋,把一摞摞钞票往里装,怎么看怎么像刚抢完银行。

    “你家这地方风水不行,我得找个风水好的地方!”

    钱大少一撇嘴,“你买新房还是买坟地?还风水?”

    要说适宜居住,交通便利,当然是南竹区更好了,这里是富人的聚居地,可是老白想买的房子,并不全是为了自己住,而是另外一个计划。

    是城隍爷那个关于“轮回动物园”的提议。

    不管是叫轮回动物园,还是叫亡灵疗养院,那些死去无法投胎的亡灵,尤其是应该享受福报的魂灵,必须有个归宿。就好像张德山,没有合适的去处,只好去做宠物犬,没想到当了一条斗犬,几乎惨死在水沟里——虽然最后结果是好的,但这里面也是大费周章。

    各地城隍那里,不知道有多少个彷徨无依的亡魂。

    这些亡魂,就好像退休的老人一样,他们生前为这个世界作出了贡献,付出了辛劳,到最后,也应该被善待。过去,白长生没有能力,所以也不敢想,而现在,这个目标似乎不再遥不可及了。

    开不起一个动物园,我开个狗场行不行?养不了各种各样的动物,养几条狗,好好待他们总可以吧?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鸡生蛋蛋生鸡,生老虎可以是哈士奇!哈士奇一个月后会生下一只白色的老虎,北玄区的母狗三个月后会生出很多哈士奇的串儿,自己身边就有个140多斤的藏獒,这些都得安排个地方才行!

    所以老白根本不会考虑市内南竹区房子,世外桃源,没有在市中心的!东青、北玄甚至是临山县,靠近青玄山,最好是人迹罕至的地方才好!毕竟以后家里会养一只老虎,让人看见也是麻烦。

    另外,选择这样的地方,万一今后发展的好,真有机会把动物园做起来,至少土地不会成为发展障碍。青玄山区域本来就适合各种动物生存,如果附近有河流湖波就更好了!

    老白拿出手机,打开地图,根据自身要求,大致圈了几个地方,东青正在大力开发,即便有部分区域临山也不合适,北玄人口相对密集,很难找到“世外桃源”,可能性最大的还得是临山县,临山县本身就是郊区了,想要清静,郊区还得靠边,几乎圈到了山里面。

    钱大少看着老白圈选的几个地方,咬着嘴唇琢磨了半天,“老白,你是真打算买坟地啊?那都是住人的地方吗?”

    老白小脸一扬:“你懂什么?风水好!”

    钱大少指着地图,计算着距离,“你选这几个位置,都跑到山里了,通缉犯跑那去都逮不着,想出来一趟,少说20公里,开车到我这得小一个钟头,你到底要干嘛啊?”

    老白也不瞒他:“废话,买房子当然为了住了!只是我还想养狗,所以离市区远一点,这几个位置正好!”

    钱大少想了想,一拍大腿:“我知道了,你买房子为了掩人耳目,其实是为了倒斗,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