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玄山脚,境水河头,龙虎阁选的地方还真有些虎踞龙盘之势,抬头是青玄山,巍峨耸立,把这一大片都笼罩在黑影之内,寂静的公路隔着百米左右才有一盏路灯,荒草萋萋,倍显荒凉。

    远处龙虎阁的方向,因为有意遮挡的缘故,只有门口一点微弱的灯光,里面的灯火辉煌的盛况外面什么也看不见。

    “老白这厮掉茅坑里了?”钱大少不安地看着门卫室的方向,已经半个多小时了,还不见白长生出来。

    张云松也犹豫着是不是要回去找一找,正这时,就见侧面的黑暗处,野草里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接着出现一双绿色的眼睛,光看两眼间的距离,就知道这家伙个头不小!

    “什么东西?”

    刚要下车的张云松赶紧把迈出的一条腿收了回来,关紧车门,身旁的比特犬也躁动不安,冲着鬼火一样的绿眼睛龇起獠牙,发出“呜呜……”的警告声。

    “都别下车!有野兽!”

    天阳虽然是城市,但青玄山还有绝大部分面积尚未开发,真要窜出个野兽来也未可知,曾经的确有过类似报道,说是有熊闯进农家之类的,今天不会碰上吧?

    窸窸窣窣的声音越来越近,那双绿色的眼睛也越来越清晰,终于,野兽走出了阴影范围,一身黑色的长毛,抖一抖宛如雄狮!

    “藏獒!”

    “好像是那只西域獒王!它不是死了吗?”

    虽然不是野兽,但比野兽也差不了多少了,比特身上伤痕累累,不知道是否能有一战之力,虎妞倒是没事,可昆明犬明显不是藏獒的对手!这只藏獒是从哪跑出来的?

    几个人如临大敌,就见藏獒身后,一个人影蹑手蹑脚的从草丛里钻了出来,拉开车门就钻进了后排,几个人还没明白,就看那人冲藏獒一招手,大家伙一个纵身,也跟着挤了上来,小飞度都跟着晃了一下。

    “快走!”

    “我草,什么情况?这……这藏獒不咬人吧?”

    张比特和獒王两位刚刚进行的生死搏杀,身上伤还没好呢!这见面有个完吗?两只狗张嘴就要扑到一起,多亏白长生在中间,“别打别打,有话好说,大家现在是一家人了!”

    钱大少和云松、薛媛现在有点明白了,这哥们儿哪是上厕所啊,这是偷狗去了!

    “你……你怎么做到的?”薛大小姐都受惊了,这么大个的藏獒,怎么偷的?

    老白没法解释太多,随意道:“学姐你不也是兽医系的吗?对咱们兽医来说,偷狗那还不是基本功?”

    薛媛认真的回忆了一下大学的专业课,没教啊!

    也真是难为老张家的这两小飞度了,四个人三条狗,每条狗都不小!云松开车,薛大小姐坐在副驾驶,钱大少则和两条狗在后排。本来是给老白留了个位置,可是谁成想又上来只大藏獒!

    飞度后排坐三个人其实就很挤了,现在愣是挤下了两人三条狗!

    “薛妞,赶紧让虎妞跟你上前面去,大山,你坐钱大少腿上,山魂你下来,别趴我身上,你太重了,坐座上去!”

    调整好位置,这才算松了口气。

    “山魂?老白,别告诉我这是和比特打的那条獒王!”钱大少听到了山魂这两个字,毛都炸了,山魂死了啊!是老白亲手捅死的,那么多人都看见了!

    “就是那只!”老白解释道:“之所以我要亲自动手,就是因为想留它一条命,你们看着我捅进去了,其实没扎多深,刚才我进去给它处理一下伤口,这不好了嘛!”

    薛媛坐在副驾驶,使劲回头看山魂,刚刚赛场上已经奄奄一息了,就算捅得不深也不至于好的这么快啊!现在山魂这叫一个生龙活虎,不拦着,估计还能和比特大战三百回合。

    “你……你怎么治的?”

    “学姐你学怎么上的?学校没教你啊?我是兽医,这是我的专业!”

    薛媛再一次迷茫了,十分想回炉再把大学四年复读一次。

    钱大少见识过老白在孤儿院的表现,知道他有不为人知的神奇力量,不愿说也不好深问,而张云松更想问的是关于父亲的事,藏獒怎么样他并不放在心上。

    “对了薛警官,你这次来有什么收获吗?”

    说到这薛大妞乐了,“我收获了三千块!”

    老白十分无语,这薛妞就相当于警察中的哈士奇,赌博的问题呢?虐待动物的问题呢?你也太容易和犯罪分子达成共识吧?

    “薛——警——官!你就没点别的收获吗?”

    薛妞认真的想了想,“我还看到了哈士奇配鬣狗!真是大开眼界啊!”

    老白突然很同情她们警犬大队的正副队长,手下有这么个玩意,仕途堪忧啊!

    算了,也甭兜圈子了,“记得半年前苏晋的案子吗?虎妞在里面发现了绑架苏晋的犯罪嫌疑人!”

    一句话,薛媛的眼睛就瞪圆了,当初苏晋的事情轰动了刑警队,几乎调动了天阳市全部警力参与案件的侦破,最后搜索的时候还是虎妞带队找到了孩子的遗体,因为这,虎妞立了个三等功!她怎么会忘?

    “咱们出来的时候被五个黑衣保镖拦住了,其中左边数第二个,后来站在钱大少身后的那个就是!对了,二哈还在他鞋上尿了泡尿。”

    薛大小姐都傻了,这次总算智商在线,问了一句关键的:“你怎么知道的?”

    这句话问过,三个人都看白长生,就连张云松都不开车了,一脚刹车停在了路边,回头等着老白的答案。

    生人勿近的西域獒王,半小时功夫就化敌为友,现在在他身边跟条哈巴狗一样。

    好斗的比特,有他在甚至都不对别的狗叫一声。

    还有那只神奇的哈士奇,他敢让它去面对鬣狗,结果还把鬣狗给日了。

    种种迹象,都指向一个答案,现在又说虎妞在里面发现了苏晋案的犯罪嫌疑人!

    答案已经很明显了,薛媛仿佛柯南附体一般,“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你能和动物交流!你懂兽语术!”

    兽语术三个字一出口,仿佛一道闪电,又好像柯南那只夸张的食指,指向了人心底最深处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