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说绑架并杀害小苏晋的凶手竟然是龙虎阁的人?是个人行为还是受人指使?那起绑架案背后会不会就是龙虎阁?

    原以为虎妞嗅到的味道是来自今晚的某一位赌客,没想到竟然是龙虎阁的工作人员!一瞬间老白脑海中组合了无数联想,是不是苏晋的父母来到龙虎阁一掷千金露了白,才导致小苏晋横遭厄运?或者干脆是他得罪了龙虎阁幕后的老板,毕竟能开这么大一个场子,多多少少必然会有些黑背景。

    这些问题以后再说,关键是不能让这家伙跑了!

    白长生一面和那领头的保镖敷衍,一面兽语术命令大米:“给边上那小子留点味道!”

    “你们老板是请我一个人还是请咱们所有?”老白想的是能走一个是一个,现在的状况或许狗能帮上点忙,而身边这几个家伙,估计一个顶用的都没有。

    黑衣人愣了一下,微点头道:“只是请你一个,不过他们暂时还不能走。”

    正说话时,边上那位就觉得腿部潮乎乎,热乎乎的,还挺舒服,低头一看,那哈士奇抬着的那条腿刚刚落下,什么情况?这狗怎么在人裤子上撒尿?

    老白赶紧拉回二哈,给那人赔不是:“不好意思啊!您看这事闹的,我这狗你也知道,比较另类,你懂得!”

    那边给人家赔不是,这边兽语术夸奖二哈:“大米,干得漂亮!”

    “虎妞,老张,你们记住这人的味道,不能让他跑了,回头我让薛妞带队抓他!”

    二哈被夸奖之后没得直摇尾巴,“这要是在北玄区,都不用惊动警察,我号召那些老相好的就给丫办了!”

    老白脸上对黑衣人赔笑,兽语术吐槽道:“你可拉倒吧,别忘了北玄那边你还好几百情敌呢!”

    二哈的尿性黑衣人也领教过,鬣狗都敢日的主,尿自己一鞋又能怎么样?毕竟老板那边有正事,又一个请字,逼白长生就范。

    反正也走不了,去吧。

    “你们几个在这等我一会儿,我去去就来。”老白说着,把手里牵着的二哈递给了薛大小姐,交接的功夫小声道:“找机会就跑,不用管我!”

    薛大小姐小脖子一梗,昂首挺胸,大声道:“我才不跑呢!我和你一起去!”

    把老白给气的啊!学姐,要不你辞职吧,你这样的人进入警察队伍会影响警队整体的战斗力的!连智商都一起拉低了!

    张云松也跟着上前一步,淡然道:“要走一起走。”

    钱大少冷哼一声:“走吧,不就是见见老板吗?谁还不是老板咋地?”

    四人三狗,被带到二楼的会客厅,一进门,龙爷就站了起来,满面迎笑:“欢迎欢迎!自我介绍一下,我姓龙,龙大海,这买卖有我的一份,江湖朋友都捧我,叫我一声龙爷,几位叫我老龙就行,哈哈!”

    龙爷是个秃头,一脸横肉,还真是不用打扮,就像个黑老大。可奇怪的是,也不知道为什么,老白看他特别像自己中学时的校长。

    “龙爷。”老白点头道。

    “坐坐坐!”房间中间茶几,面对面两排沙发,龙大海让四人坐下,招手让秘书倒茶,自己则坐在茶几对面,五名保镖就站在四人身后,名为保护,实为监视。

    “薛警官,来,喝茶!”那边秘书沏好茶,龙大海端过一杯,先递到薛媛面前,很简单一句话,但却直接叫破了她的身份。

    薛媛非常淡定,接过茶杯抿了一口,古井不波。

    别人以为是淡定,而老白知道,其实她根本没察觉自己身份暴露了的问题。

    “钱诚,钱老板!”又一杯茶递到了钱大少面前,“令尊的事情,很遗憾,也很让人惋惜啊!我早就久仰令尊大名,一直想结交一下,可惜……唉!”

    看来钱诚的身份也没逃过人家的眼睛。

    第三杯茶,递到了张云松面前,“小兄弟,恕我眼拙,自我介绍一下吧?”

    云松刚要说话,老白伸手一拦,“给我开车的,龙爷,您说找我有事,天也不早了,咱就不用在这浪费时间了,咱有话直说吧!”

    倒不是老白不给云松面子,不过让龙爷这样的人记住名字,恐怕不是什么好事,云松一个老实孩子,也不适合和他们掺和。

    “哈哈哈!”龙爷哈哈大笑,“今天一共四场比赛,您一个人就赢了我两场,怎么着咱也得见一面啊,您好知道赢的是谁的钱,我也得看看,是谁拿走我二百多万,对不对?”

    “哎?龙爷,我挑战赢了两场,奖金只有两万是您的,其余200多万,我可是赢的大伙,您不是在赔率中抽水吗?弄了半天您是庄啊?”

    老白这话厉害,虽说龙虎阁斗狗和开赌场没什么区别,但表面上的游戏规则,还是组织比赛,由赌客自己赌输赢,龙虎阁只从中抽取部分佣金而已。这句话等于说龙虎阁背后操纵比赛。

    龙爷眼睛一瞪,旋即又笑了,道:“横竖要从我这兑换筹码,所以这么说也没错!”

    老白也一笑:“筹码我恐怕兑换不了了,我的筹码都输给蒋先生了,您要是因为这事找我可没道理,您看我身上像是揣了200多万的人吗?”

    这么说龙爷当然不会信,其实老白也没打算让他信,只是抬出蒋先生让对方有点顾虑罢了。

    “好了,咱们闲言少叙,我明说了吧,今天你赢了我两场,赢走点钱我不在乎,开盘子设赌,就不怕你有本事赢钱,你手里这百八十万的,还赢不穷我!我想要的是你的狗!”

    这话一出口,张云松浑身都一哆嗦。

    老白一皱眉,想了一下,道:“这条狗是他的,你要是想买的话,问他吧。”

    张比特的去留,自己没资格做主,还得由张云松说的算。如果真能出个高价的话,估计老张都愿意把自己卖了。

    没想到没等云松犹豫,龙爷先摇了摇头,道:“我不是要这只比特,这比特犬虽然罕见,但未必我调教不出来,我想买的是你这只!”

    说完,龙大海手指指向了趴在地上的哈士奇!

    “我要它!开个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