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不等人,那边裁判已经宣布开始了,脖子上的绳索一松开,鬣狗立马撒着欢儿的跑了过来,和哈士奇忽远忽近的保持距离。

    如果是两条斗犬的话,这样对峙着不进行撕咬是要被裁判判罚冲线的,不过那毕竟是鬣狗,习性使然,进攻前自然有一番试探。

    其实,这里面有个很深很深的误会。

    在外人看来,两只狗在对峙,互相威胁,而其实它们之间的对话是这样的:

    “大姐,我也不清楚你们鬣狗是什么套路,要不就按照我的套路来?”

    鬣狗也不含糊:“咋玩都行!”

    “按照我们狗的套路,得先装模作样地撕咬一番,然后让我把你骑在底下,咱可说好,不带使劲的啊!”

    “其实和我们玩法差不多,强硬一点我喜欢!”

    从观众的角度看上去,勇猛的哈士奇狂叫着向鬣狗扑了过去,而鬣狗则节节败退,发出阵阵“娇喘”,在场所有人都懵逼了,这什么情况?哈士奇追着鬣狗咬?

    他们不知道,二哈那霸气的吼叫声如果翻译过来是这样的:

    “太没天理了!你说你们鬣狗凭什么长得这么好看?啊!”

    “尤其是你!你这小娘们儿长的也太带劲了!别动啊,哥们儿给你来个壁咚!”

    “别说话!吻我!”

    斗狗界有个术语,叫做“套牙”,意思是两狗撕咬过程中牙齿搅在一起,这时候需要裁判来帮助解套好让争斗继续,而在这一场,套牙生生被二哈玩成了舌吻……

    这时候场外的观众也有点看不懂了,这尼玛是打架吗?

    有的活动,也叫大战三百回合,可是完全不是一个意思啊有木有?

    其实人类也是如此,一男一女弄得大汗淋漓,那咬牙切齿的样子,也挺像扭打在一起的。

    场上,二哈咬着鬣狗的脖子,十分卖力气,而鬣狗非洲二嫂被压在下面,一阵阵“娇喘”。

    这只二哈不愧是天赋异禀,斑点鬣狗那种高难度的技术难题都给破解了,虽然有点对不起二哥,但是此刻的它,已然走上了人生巅峰!

    日过一只鬣狗,哪怕三年起步,最高死刑都值了!

    场上看着大屏幕的观众还没醒过味,不过解说员已经感觉到不对了——这尼玛怎么解说?

    要不是龙虎阁需要保密,这视频发网上都能上热搜了!二哈把鬣狗给日了,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请问这是哈士奇吗?你确定这不是日天日地日空气的泰迪?

    后院的狗场,为了提高斗犬的训练水平,在里面也放了个液晶电视,狗场内的斗犬可以看到赛场上的画面,从中学习一些格斗技巧,还能激发犬的斗性。而此刻,包括没被挑战的四大金刚以及后面会参与内场挑战的那些犬王全都惊了。

    几只没交过手的犬王相互之间还不服气,现在看见画面中的这只哈士奇全服了!不服不行啊!这个你来得了了?鬣狗啊!咬合力比狮子还高!不但打赢了,还尼玛给日了!

    “它要是日个母的我都不说啥,它连公的都日!我了个去!”一条连胜过11场的巨型比特直接给跪了,“以后你们谁也别叫我狗王,哥们儿认栽,人外有人,狗外有狗!这哥们算是给我们犬科争光了!”

    一只200多斤的高加索也无语了,“要说打斗,估计那哈士奇十个也不是我对手,不过我真服他!这哥们儿是以德服人啊!我意识到,什么力量,什么斗性,全是浮云!”

    这时候一只中亚牧羊犬搭茬了:“你还敢和它打斗?咬它就等于和全世界的狗为敌!不光是狗,就连狼也得尊它一声英雄!”

    “这还说啥了老铁?必须双击六六六啊!”

    现在甭管是人观众还是狗观众都发现了场上的问题,原来它们不是打架而是打炮啊!

    所有人一下子都不好了……世界观被刷新,底限一再下探。

    把黄鼠狼和鸡关在一起,正常情况是黄鼠狼把鸡吃掉了,神评是鸡怀孕了,可是谁能想到,还有一种情况是黄鼠狼怀孕了!

    场上工作人员,看二哈的眼神变了,甚至连带的,看老白的眼神儿都变了。

    什么人养什么狗,能养出这种狗是何方神圣啊?

    老白站在斗拦边上,看着二哈和鬣狗之间跨越种族的爱情交流,正等着裁判宣布结果呢,不过看意思,暂时裁判还没缓过来,还想再看会儿……

    流氓!

    其实场上二哈的压力也很大啊!有句古话,很符合它此刻的状态——耗子给猫当三陪,挣钱不要命了!现在的二哈感觉自己非常像那只给猫当三陪的耗子,小命如何,全看给猫大爷伺候的怎么样。

    老白场边给二哈加油打气:“大米你可得挺住!不能停啊!非洲二嫂子要是不满意,回头一口你就完了,拿出你的巅峰状态和服务精神来!坚持到比赛结束你就赢了!”

    二哈累的直吐舌头,可是还得哄着鬣狗开心。鬣狗以前还真没和狗试过,对二哈赞不绝口:“大哥,活不错啊!真他么得劲儿!”

    全场数百人,众目睽睽之下,场正中上演着这样让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刚刚有不少听主持人劝说躲出去的女士,这时也陆陆续续的回来了,往场上一看,怪不得让我们都回避呢!还尼玛真是儿童不宜的画面啊!

    有女士问自己同来的男伴:“不是说斗狗比赛吗?怎么变成配狗了?”

    那男的张了好几次嘴,愣是不知道怎么回答!

    “因为——爱情!”

    白长生这一拨人里,和场下观众一样,也都懵逼了,更为懵逼的是张比特,白天的时候这哥们儿还拿二哈练拳呢,现在一想,还真是年少无知,有眼不识泰山啊!连鬣狗都能日,老张想一想身后都跟着一紧。

    钱大少也是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老白治好了孤儿院的孩子,他以为那已经是兽医的顶点了!没想到那不是,这个才是!

    张云松也是陷入震惊状态无法自拔,他是学临床的,他坚信没看错,有个那玩意,那是公的!

    呆萌学姐薛媛自信地回忆了一下上学时学的动物分类学和动物的日常管理和配种繁育,长江后浪推前浪啊!学弟配种繁育的造诣已经到了如此境界,竟然能让哈士奇和鬣狗跨种族相配!

    “虎妞,要是不行你就从了那哈士奇吧,虽然会生出串来,但是我觉得那哈士奇天赋异禀,潜力无限啊!”

    最为郁闷的是蒋先生,蒋先生玩狗玩了半辈子,今天算是开了眼了,关公战秦琼啊?他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主动从兜里掏出三千块钱,递给薛媛:“赔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