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獒战胜了卡斯罗,算起来龙虎阁是亏的,盘口抽条的那点钱还抵不上损失卡斯罗的成本。其实赌场方面这样做就是为了给现场的观众留下这样一个印象:藏獒是东方神犬!是不可战胜的。

    接下来,第二场才是重头戏!

    第一场的血獒的确神骏,可是和第二场出场的山魂比起来,还差了一个档次!血獒充其量是善战的将军,而山魂则是当之无愧的獒王!

    一鸟入林,百鸟压音!能让全场的狗全都止吠的王者!王中之王!

    盘口开出了1比15的赔率,让所有的投机客都眼前一亮。

    九犬一獒,山魂刚出生就明白什么是杀戮,在牧区更是守护神一样的存在!虽然藏獒已经被无良狗贩串的烂大街,虽然各种版本的猪獒在侮辱着这个高贵的血统,但是这不代表真正的藏獒不能战,就好像它的名字,山魂!巍峨万丈!

    1比15的赔率,也就是说如果你押比特赢的话,出押100可以拿回来1600,可是并没几个人看好张比特,即便对手不是獒王山魂,两者的体重差距也实在太大了,比特的确有不少以小搏大的战例,但差距二倍以上,肯定是不可能胜的。

    这时,贵宾席中一阵窃窃私语,有人传出来:这条比特犬是不是上礼拜败给土佐的那只?

    “就是那只!你看一只耳朵吗?上周那只比特就被土佐撕掉一只耳朵!脸上伤的位置也一模一样,错不了!”

    “是吗?才一个礼拜的工夫就恢复了?这也太快了吧?”

    “耳朵已经掉了,就是皮肉伤口,比特皮实,好的快呗!而且你也不知道是不是完全好了,没准只是表面愈合了。”

    “就是它,不会那么巧的,你看狗主人,完全没见过,估计这狗没人要被这小子给捡到了,治好伤到这来碰运气!”

    “就是瞎胡闹,后面用哈士奇挑战鬣狗那小子,和他一起的!小孩什么都不懂!算了,跟着赚点小钱吧!”

    “怎么赚?”

    “废话,当然押獒王了!比特输过一次就没有斗志了,甭说是獒王,一只体重和他差不多的狗都未必咬得过!输过一次的比特没办法再战了,只能做种!”

    在赌场方面的刻意引导下,盘口一致往獒王方面倾斜。不管是懂狗的还是不懂狗的,少则十几万,多则上百万,几百万。15比1的盘口,也就是说你押獒王赢的话,押15万赢了只能拿回来16万,所以押少了根本不解渴,有人暗中盘算了一下,这一场下来,至少会让赌场亏上上千万!

    当然,也不是没有人投机押比特赢,1比15还是值得赌一次的,不过也都是一些外行或者女眷,她们不懂狗,但是觉得可以跟着玩玩,几百几千押在比特身上,如果赢了是个惊喜,输了她们当然也不会在乎。

    看台下方,斗拦的入场口处,张云松不错眼珠地看着张比特,有人在场,云松不敢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他明白了,这条狗就是自己的父亲转世!

    身后脚步声,白长生带着薛媛走了过来,几个人再次汇合,张云松眼神复杂地看了老白一眼,想问他,在人前却没办法开口。老白拍了拍他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

    “我买了十万元,押大山赢,你们下注了吗?”

    外面,第二场比赛的盘口还没关闭,投注额正在直线上涨。

    钱大少摇头:“我不沾赌。”本来还想着跟着捞一把的,可是想起父亲的教诲,还是决定收手不沾了,反正也不缺钱。

    张云松这时候根本不在乎钱的问题了,如果有办法的话,他真的很想中止这场比赛。

    “你怎么不下注?不相信它吗?它给你的暗示,给你的信心还不够多?”

    张云松眉头一皱,似乎白长生和他说的每一句话都不简单,难道他暗示自己下注?

    或许……

    再次想起那天的梦,父亲曾经对自己说: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叫事!还有爸爸在!

    是不是预示着父亲要帮助自己解决钱的问题?父亲哪怕走了,轮回为一条斗犬,也要为了自己,为了这个家而继续奋斗?

    “你不能辜负他的一片苦心啊。”白长生老神在在道。

    当着外人面,话只能说到这种程度,张云松也听明白了,可是……手里没钱啊!

    看了眼张比特,这只猛犬仿佛通人性一样冲云松点了点头。

    “老白……你能……借我点钱吗?”张嘴借钱是最难的了,云松下了三次决心,才把这句话说出口。

    “多少?”

    云松想了想,“一万!不过如果输了的话,至少要等半年后才能还给你,行不行?”这个数字,是他能还得起的极限了,赌博甭管自我感觉多好,有赢就有输,如果输了的话,自己一面要负担母亲的治疗费一面还要还钱,恐怕半年都相当吃力。

    白长生都没说话,直接把准备好的一万块塞到了他的手里。

    点手叫来收盘的服务人员,“一万块,第二场押比特大山赢!”

    “哥们儿,要不再想想?”这位服务员年龄不大,看张云松是他的同龄人也就不太在乎了,“你以为1比15钱是那么好赢的?全场全都是押獒王的!你没看吗?獒王叫一声,别的狗都不敢叫!傻子才押比特呢!那不是拿一万块钱打水漂吗?”

    老白十分想打人。

    “小哥,”一直跟在张比特身边的蒋先生这时候说话了,“见过用10万打水漂的傻子吗?”

    老白更想打人了。

    蒋先生指了指白长生,“看,他就是!”

    “见过用一百万打水漂的傻子吗?”蒋先生哈哈大笑,递过来一张百万元的支票,”我就是!”

    服务生被吓得赶紧鞠躬道歉,一个劲的说对不起。就这样,云松1万,白长生10万,而那位神秘的蒋先生竟然在张比特身上押了100万!

    就连呆萌的警花薛媛都有点忍不住了,索性心一横,从兜里掏出了200块,“小哥,别走,我出200,押比特赢!”

    白长生心中暗笑,在美人耳边耳语道:“怎么?警察也沾赌?”

    薛媛小嘴一撅:“我要是赢了,这就叫有奖竞猜,如果我输了,正好收集他们开设赌局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