俩大老爷们儿,本地都有家,去酒店开房?

    这要是传到学校去,还混不混了?

    以前都是男女授受不亲,现在和女的暧昧一下倒是没关系,和男的千万得弄明白了。开房?你要是个妹子还行,哪怕丑一点我都就活了!一个大老爷们儿和我开房去——这要传到学校,你告诉别人算命的说你必须和我寸步不离人家信吗?

    直到回到小院,两人还没商量好去哪住,经过一番斟酌,老白决定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你回家住吧。”老白把车推进院子,张比特和二哈早就摇着尾巴迎了过来。

    “那也行,咱奔南竹区,我家比较大。”

    “我的意思是你回你家,我回我家。”

    钱大少大惊失色,“不行啊干爹,算命的说了,我最近一个月必须和你在一起,寸步不离!原来我还将信将疑,今天在孤儿院看到你那神迹,我真信了!你让我回家自己住,那不是要我命吗?”

    老白有点后悔了,当初宰肥羊计划把摊子铺的太大了,一个月和这哥们儿挤在一起谁受得了啊。

    “那个……没事,你不跟我一天了吗?跟我一天就够了,不用一个月。”

    这方面钱大少还真是不敢马虎,毕竟是性命攸关的大事,就是昨天,父亲还声色俱厉的嘱咐自己呢,否则也不会见面就说认干爹的事。

    “不行啊干爹,这关乎我的生死,马虎不得啊!”

    老白也有点不忍心骗他了,坦白道:“没事,不用紧张,我告诉你没事肯定没事,你还不信我?”

    钱诚犹豫了一下,解释道:“实话我和你说了吧,我不是什么少爷命,也没有什么算命先生,是……”

    “是梦见了你爸,对吧?”

    钱诚一下就愣了,他怎么知道?自己没说过啊?

    “是你爸叮嘱你要立即找到我吧?又告诉你要和我形影不离,对不对?”

    钱大少更惊讶了,老白莫不是神仙?刚刚亲眼看见他治好了残疾的孩子,聋子听到了声音,哑巴张嘴说话,那个瘸子踹自己踹的那叫一个溜啊!说他是活神仙钱诚还真信。

    “老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白长生真的准备把钱大少当朋友,所以干脆摊牌。

    “老钱,呃……你知道电信诈骗吗?”

    钱大少心中突然涌现出一股不祥的预感。

    “知道就好,所以呢,现在咱俩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你刚刚遭遇了电信诈骗,不过也好,破财免灾,回家睡一觉,一切如常就好。”

    钱大少有点懵逼,老白的话前言不搭后语,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看他那欠揍的表情,却让人若有所悟。

    “等会儿,什么意思?你有话直说!”

    白长生叹了口气,道:“这么和你说吧,电信诈骗知道吧?我给你举其中的一个例子,骗子给你打电话,说法院有你一张传票,如果不怎样怎样就会有严重的后果——就好像说必须和我寸步不离,否则就会有性命之忧,是不是很像?”

    不详的感觉更强烈了,不过钱大少还是弄不明白电信诈骗和这事有什么联系。

    “只不过是方式不同嘛!你看,现在我白吃了两顿饭,账户里还多了16万,你猜钱是从哪来的?”

    这个不用说,刚刚在孤儿院,治一个孩子2万,算是打赌,说是向孤儿院收取医疗费,但都是钱大少出的钱。

    “明白了?”

    钱大少咂摸出滋味来了,既然是活神仙,那么白长生这孙子让自己做一个奇怪的梦应该也不算什么了。

    “说白了就是把你当肥羊了,现在我也吃饱了,还顺带让孤儿院的孩子得到了惠泽——你也积累了不少功德,这不是三全其美的事嘛,所以事情到此结束,你也不用再跟着我了,回家睡觉吧!”

    老白说完就想蔫溜,刚迈出一步,衣服就被钱大少一把揪住了。

    “等会儿!这么说,我做那个梦都是你操控的了?”

    老白嘿嘿一笑:“一切皆有缘法。”

    钱大少恨得牙根都痒痒,开始攥拳头,“那让我认你当干爹呢?”

    老白转了转眼珠:“那得问你爸呀,不是你爸让你认我当干爹的吗?”

    老钱这个气啊!我说自己的亲爹怎么给了这么个不靠谱的命令呢?这一天干爹叫的,要多屈辱有多屈辱,敢情是这孙子拿自己找乐啊!

    拳头举了好几次,也没敢落下去,钱大少气得直转圈:“孙子!你他么太孙子了!”

    “有这么和长辈说话的吗?”

    “再提长辈什么的我抽你你信吗?”

    看钱大少气急败坏的样子,老白也好笑,“得了得了,刚才喝酒不是说了吗,以前我一直不待见你,不玩你玩谁啊?现在咱俩是哥们儿,我也不忍心再坑你了。”

    “那你把钱还我!”

    老白扭头望天,“今儿天儿不错啊,空气指数肯定是优,你看这星星!”

    “还钱!”

    “明天肯定是个大晴天!”

    “少废话,捐给孤儿院的钱我认了,你坑我的钱还我!”

    这么说老白不乐意了,“什么叫坑你呢?我那两万两万的是蒲公英之家给我的治疗费,一个医院根本没办法的终身残疾,我治好了就收两万,过分吗?”

    事情倒是没错,可是那钱是老子掏的!

    “那是你捐给孩子的,钱进了我的兜,但功德属于你!”

    这么说,钱大少略微平衡了点。

    “那也不对,最开始还有两万呢!一万的封口费,一万的干爹冠名费!”说这话钱大少都有点脸红,这要是有人问:钱大少,你那钱是怎么花的啊?怎么和人说?干爹冠名费?管人叫干爹还得给别人钱!

    老白嘿嘿一笑就开始耍无赖,“那两万我不是捐了吗?捐给了孤儿院,你看见了,你捐两万,我捐两万!”

    “你捐完又给要回来了!”

    “捐了就是捐了,后来拿回来的是小十九的治疗费,当时可说的明明白白,就连杨院长那边的帐都是那么下的!”

    钱大少资产十几亿,管理那么大个企业,最起码的会计知识还是要知道的,没想到特意学了大半年,几句话就被老白给饶腾懵了——你小子行啊,都会拿孤儿院洗钱了!

    老白还理直气壮,“怎么?不服啊?”

    其实钱诚心里服气,而且也不是在乎钱,只是看不得老白那洋洋得意的样子。

    “就当我捐了!爷给妞买个包还得20万呢!”

    老白也不生气,打趣道:“钱大少,现在再让你花20万给女孩买个包,你还舍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