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晋?鬼怪巅峰?老白上一眼下一眼地打量着房间角落里的熊孩子,和老幺的肉身融合后,其魂魄的外貌也发生了些许变化,不过怎么看仍旧是个婴幼儿,鬼怪?

    “老张,别着急,你先和我说说,找不到有什么后果——无非就是个孩子而已,没必要这么紧张吧?”老白试探道。

    方林山是真着急了,汗都下来了,“鬼怪啊!巅峰啊!我的哥!你以为现在的阳世间像天庭或者地府一样,分分钟就能派出个鬼王来?这么说吧,要是这孩子闹起来,你不出手,我们天阳五个城隍加起来都打不过他!你说严重不严重?”

    老白心中打哈哈,别这么客气,我出手也未必打得过。

    一不留神,捅了这么大个篓子,抬眼看小苏晋,还是人畜无害的样子,毕竟只是个孩子,真身无非幼儿园大班而已。

    “其实,总结起来,这次之所以出现了这么大的危机,还是因为你们基层的领导干部能力太差——太面!你说你们要是都修炼到鬼王,至于连一个熊孩子都怕吗?”

    方林山都要疯了,“你等把人抓回来再总结行不行?

    苏晋就在这,所以老白并不太着急,继续试探方林山道:“我问问啊,要是说鬼王如果投胎变成人了,是不是就没什么威胁了——我前世白无常,在鬼王中也是最彪悍的一流选手,可是现在我也没觉得自己多厉害啊?”

    临山城隍微微点了点头:“这倒是,如果是轮回转世的话,一碗孟婆汤之后,修为散尽,也就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了,尊使您之所以现在肉体凡胎,也正是因为喝了孟婆汤。”

    老白心里有点嘀咕,自己喝了,可是人苏晋可没喝。

    “要是……不喝就投胎了呢?”

    “鬼王不喝孟婆汤就投胎?”那边城隍直接惊呼了起来!“大哥你知道鬼王有多厉害吗?一个鬼王就能搅得三界不安!为什么地府封了那么多鬼王,甚至允许他们开府建衙?就是怕他们闹起来生灵涂炭啊!这要是有鬼王到了人间……”

    方林山咽了口吐沫,仿佛看到了十分可怕的事情,“一身魂力不散,修为尽在,魂力入体,力大无穷,魂力入脑,天资聪颖!鬼王的魂力雄厚,想必会转化为念力,也就是人常说的超能力,这样的超能者出现在人世间,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听城隍介绍完,老白再看苏晋小朋友也有点虚。

    小朋友要乖哦……不许打大哥哥哦!

    鬼怪巅峰,半步鬼王啊我的哥!

    那边方林山说完也意识到不对,小心试探道:“尊使,那小鬼苏晋突然不见,不会是您使用招魂术招过去的吧?”

    老白有点尴尬,顾左右而言他道:“啊……”

    “然后……您就让那孩子投胎转世了?”

    老白想了想,严格来说,也不算投胎转世,应该叫夺舍重生——甚至都没夺舍,只不过就是个借尸还魂而已。

    “而且……转世还没喝孟婆汤?”

    “废话!阴阳路不通,孟婆在那边呢,我上哪弄孟婆汤去?”

    方林山听到这苦着脸,道:“尊使,您动手之前,没查到这孩子是死于非命的吗?”

    “这个步骤我给忘了。”老白也有点不好意思。

    城隍爷都要哭了,“死于非命,被人杀了,死后是要化为厉鬼的,厉鬼哪怕是鬼魂级别都足以在特定场合下勾魂索命,现在那位小祖宗已经是鬼怪巅峰,半步鬼王的修为了,您就直接让他还阳了?”

    苏晋的灵魂老老实实地坐在老白对面的椅子上,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可是现在老白看他,突然有点害怕……

    “那现在,应该怎么办?”

    方林山想了想,“勾了那孩子的魂魄!”

    老白当时就想骂街,有这么办事的吗?你好歹也是地府的公职人员,随随便便勾孩子的魂像话吗?

    “我也不想啊,可是这错误是谁造成的?他本不该还阳的!”临山城隍苦口婆心道。

    老白沉默了,半晌又问:“如果不管会怎么样?”

    老张眉毛都拧到一起了,“如果放任这孩子成长……厉鬼成气候,必然要发泄心中的怨气,到时候是什么局面,我可也不好说了!”

    “那就要斩草除根?”

    方林山摇摇头,叹道:“老白啊,我就是个人轻言微的城隍,街道办主任一样的官职,应该怎么做我不知道,反正这篓子我扛不住,你好自为之吧!”

    城隍爷说完,无常令牌黯淡了下来——这孙子挂了。

    真是好兄弟,三生三世的交情!

    现在,一个残酷的抉择摆在老白面前,要不要勾走苏晋的魂魄,趁这孩子还不成气候的时候,斩草除根。

    抬眼看苏晋,也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孩子平静地坐在那,仿佛等待命运的判决。

    眼前这已经不是四五岁的孩子了,虽然年龄如此,但半步鬼王的修为,任何人都无法小觑他。

    “你会收了我吗?”苏晋抬头问道。

    白长生犹豫了一下,然后坚定的摇头。

    “谢谢你相信我。”

    老白心道,我更多的是怕勾完你的魂之后打不过你——当年孙悟空大闹地府不就是前车之鉴吗?

    “你想要报仇?”白长生问道。

    “我不应该报仇吗?”苏晋缓了缓,站起身,背对着老白,望向窗外,“他们把我绑走,向我爸爸妈妈索要赎金,我父母给了钱,可是他们还是杀了我!”

    苏晋的魂魄再次转身,面目狰狞,脖子上深入皮肉的勒痕,一张脸因为被雨水冲刷,浸泡甚至蚂蚁啃咬,看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我不该恨他们吗?”苏晋说着举起了左手,左手小指被齐根斩断,“他们不该得到应有的惩处吗?”

    “应该。”老白毫不犹豫地答道:“不过我有个条件,你必须答应我,报仇之前,先报恩!”

    一句话,小苏晋哑然。

    “你的亲生父母,对你有生育之恩,有四年半的养育之恩,你命殒荒郊,他们心如刀割,这份恩情你不报了吗?”

    孩子最想的就是爸爸妈妈,说到这,苏晋眼圈红了。

    “孤儿院的牛爸爸、杨妈妈,他们和你无亲无故,这一年来给你洗衣喂饭,端屎端尿,把你一个连眼珠都不会转的活死人照顾的无微不至,这才有您今日的重生,这份恩情,你就当不存在吗?”

    孩子虽小,但很懂事,刚刚看见杨妈妈牛爸爸见自己复原的欣喜之状就明白,他们是真的关心自己的,这份恩情,当然也不能忘。

    “还有我,给了你这次重生的机会,让你得以还阳,得以再见父母亲人,我这份大恩大德,你就当没发生过吗?”

    小苏晋哭了:“我答应你,先报恩后报仇,父母养育之恩我不可不报,养父母的再生之德我也铭记在心,至于尊使哥哥你……”

    “我年纪小你不要骗我,我知道你并不是为了帮我而帮我,你这是玩脱了,所以报恩的事,还是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