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一脸欣喜的点头,这几乎就等于让他复活了一样。

    “另外,你前世已经四岁半了,现在的智商少说也相当于五六岁孩子的水平,而这具肉身只有两周岁,所以尽量不要表现得过于聪明,甚至说话都不能说的太利索,明白吗?平平凡凡的过一生,不要引起别人的注意!”

    苏晋点头道:“我知道,装傻,低调!”

    白长生想了想,似乎没有什么别的问题了,孩子最关注的还是自己的妈妈爸爸,只要能够让他们一家团聚,他也不会闹什么幺蛾子。重生小说那种改变历史进程的都是成年人重生成孩子,让一个孩子重生成孩子,应该翻不起太大风浪。

    “记住,你的身份,即便是爸爸妈妈也不能说,苏晋已经死了,你现在的身份是蒲公英之家的老幺,懂了吗?”

    小苏晋点点头,有点激动,也有点兴奋,“我都懂,不过你得快点帮我找爸爸妈妈,我……我好想他们。”

    白长生点头答应,施展招魂术,招出老幺的残魂,然后让小苏晋的魂魄进入。这个操作有点像是我们常见的“鬼上身”,只不过鬼上身需要鬼用阴气压制人体的阳气,无法长久。这就需要最关键的一步了。

    “无常令牌!”

    无常令牌相当于白无常的大印,按压在苏晋的魂魄以及老幺的肉身之上,同时魂力注入,等同于给这对魂魄和肉身盖了章,注入魂力,更是让两者更快地融为一体。

    “叮——完成任务:灵魂归宿,得到功德值10点,获得法术:离魂术!”

    任务完成,说明融合成功了!

    几秒钟过后,一直闷睡的老幺睁开了眼,两眼灵动,满是兴奋和新奇。

    “哈哈!我又活了!”

    重生后的小苏晋蹬开了包裹他的小毯子,一骨碌就爬了起来,动动手,伸伸腿,甚至还蹦了几蹦,接着左右看了看,甚至连桌子后面都找了一圈,这才抬头问老白:“刚才那个漂亮的大姐姐呢?是不是因为她是鬼?我还阳之后才看不见的?”

    老白一捂脸,你才两岁啊孩子!就惦记漂亮大姐姐了?

    两岁的男孩有的还不会说话呢!能说话的无非也就是简单的词组:拿,要,妈妈爸爸什么的,你这张嘴就各种问,主谓宾定状补都全了,还带关联词的,你这是要逆天啊?

    “孩子,我跟你说,你得装傻懂不懂?”

    苏老幺做了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萌萌道:“我记住了,我一直在装啊,你看我似笑非笑,半哭半笑的表情不像傻子吗?”孩子说完,看着老白,情绪暗淡了下来,“哥哥,我的确没你学得像,不过我会继续努力的。”

    老白:“……”

    那边灵魂状态下的机车女王都笑疯了。

    孩子,哭笑不得,半哭半笑什么的和傻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好不好?最多算是表情僵硬!你看崔永元笑跟哭似的,人家傻吗?你看游本昌扮演的济公,一半脸儿哭,一半脸儿笑,人家傻吗?

    苏晋还很委屈:“明明就很像傻子嘛!”

    老白此刻是真哭了。

    “孩子,我和你讲,你现在只有两岁,你知道两岁的男孩是什么状态吗?男孩说话晚,大多数孩子这时候连话都不会说,即便会也不会有完整的句子,也就是一个单词而已,或者简单的词组而已。”

    老幺胸有成竹地点了点头,“Get it!”

    “不能说英文啊!我的小祖宗!”

    老白都有点后悔让苏晋还阳的决定了,这绝对是个坑啊!

    “孩子,你听我说,在最近一年内,你能闭嘴就闭嘴,非要说话的话,最多别超过两个字——比如说你想吃东西了,可以说:‘饿!’,想要什么东西,也可以说:‘拿!’,爸爸妈妈、哥哥姐姐可以叫,但是要表现得说的很吃力的样子,懂不懂?”

    “懂了。”孩子看老白一瞪眼,赶紧解释:“没超过两个字!”

    老白被搞得是心力交瘁,有气无力道:“另外,你刚才在地上跑来跑去也不太符合人设,两岁的孩子会走路,也可以跑跳,不过你毕竟瘫痪在床一年多了我的哥,要不要腿脚这么利索啊?不拦着你你都能打猴拳了,咱循序渐进好不好?”

    “先晃晃荡荡的扶着墙走路,一周之后开始可以独立行走,再过一周就可以小跑了。时时记着,你是个只有两岁的孩子,懂吗?”

    小苏晋一脸无奈,小手伸出来,示意好吧,抱。

    老白比他更无奈,只好把熊孩子抱起来。

    “无常哥哥,什么时候能够见到我的爸爸妈妈啊?”

    “别叫我无常哥哥,叫顺嘴了改不过来,叫我长生哥,或者生哥吧。”

    “好吧生哥,要不你现在就带我去见爸爸妈妈吧,我知道他们住哪!”

    老白叹了口气,道:“孩子,别着急,原来的苏晋已经死了,你现在是老幺,孤儿院里最小的一个孩子,即便现在父母在你面前他们也都不认识你,你突然叫爸爸妈妈他们只会把你当成神经病!”

    苏晋撇着小嘴,想哭。

    “不过你放心,我会尽快找到他们,并且让他们到这里来领养你的,到时候他们还是你的爸爸妈妈。”

    “那……你要快一点!”

    老白点点头,看嘱咐的也差不多了,这才打开门,让外面等着的杨妈妈、牛爸爸以及钱大少进来。

    自从门打开那一刻,杨妈妈的眼神就没离开过白长生手里的孩子,把孩子交到她的怀里,老白腾出手来挠了挠孩子的脚心,孩子咯咯地笑。

    杨院长眼圈一下就红了,牛爸爸也是大嘴乐得合不上,之前老幺眼睛都不会追人,而现在已经会笑了!

    孩子欢快地笑了好几声,然后趁旁人不注意的时候,瞪了老白一眼,小声道:“你妹。”

    倒是没超过两个字——可这是孩子说的话吗?

    好在其他人都沉浸在喜悦中,杨院长问白长生道:“这孩子算是好了吗?”

    老白微微点了点头,手过去摸了摸孩子的脸蛋,道:“我给这孩子起了个名字,叫苏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