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击来的如此凌厉!

    之前挤兑着钱大少叫爸爸,老钱已经好几次想同归于尽了,这次可算逮到了个机会,不多不少,就是两万,因为他知道,白天老白正好坑他两万,现金还揣在身上。

    白长生微微一笑,毫不尴尬,演技老练,“这是咱俩出门前就定好的,组织上十万,我们一人两万,您可千万不要推辞,我就不习惯用网上银行,这是现金,您点点。”

    孤儿院平时除了杨妈妈和牛爸爸两人的工资以外,就靠着外界的捐款维持,所以这钱也容不得她客气。十九万不是小数目,得开收据入账,五万是英子的,钱诚和白长生一人两万,还有十万不知道收据该写谁,老白给出主意,就写诺则医药吧。

    趁老太太转身的功夫,老白狠狠瞪了钱大少一眼,算你狠!

    想想也有趣,坑别人的钱,怎么着也落不到自己的口袋里,莫非这就是天意?虽然两万块钱没了,但老白很开心,比自己花还要开心。

    阴阳眼的状态下,只见机车女王擦干了脸上的眼泪,走到钱大少面前,十分隆重的一个九十度鞠躬,诚意满满,仿佛跟遗体告别似的。告别完钱大少,又来到老白面前,对白长生就要施礼。

    “给爷来个万福!”

    英子瞪了老白一眼,不过还是学着清宫剧里的样子,飘飘下拜。

    另一边,杨院长写好了收据,盖上了章,分别递到两人手中,也躬身施礼道:“我代表蒲公英之家全体21个孩子谢谢你们!”

    白长生和钱诚两人赶紧站起,却被老太太坚决地按住,“二位慷慨解囊,这份善意就当得起老太太我一礼!”

    杨院长生拦着,也给两人来了个“遗体告别”式的鞠躬,一拜过后,这才解释道:“我们孤儿院是略有些窘迫,不过孩子们的基本生活还是能够保障的,生计倒不是问题,二位的捐助,加上您单位给出的那十万,还有英子留下的五万,一共是十九万,这笔钱,我想给孩子看病,可以吗?”

    老白一愣,有点不太明白老太太的意思。

    “您也看到了,我们孤儿院现在大都是有点问题的儿童,不是肢体残疾,就是天生聋哑,有的没办法,可能这辈子就这样了,可是有的只要做了手术,痊愈后就能和正常人一样,所以我想,用您捐的那笔钱,给其中一个或者两个孩子做手术!”

    孤儿院抚养这些孩子虽然辛苦,可是有政府以及社会各界的帮助,倒还过得去,但是面对那样一笔巨额的医疗费,杨院长就无能为力了,现在有了这笔钱,她想能救一个算一个,可是都是自己眼前的孩子,救谁不救谁,这个决定对于她来说太难了,所以她想让白长生拿主意!

    人家是资金的提供者,这笔钱给谁用人家决定,没被选上的孩子也怨不得人,要怪,只能怪自己命不好吧!

    杨院长说清楚意图,老白也沉默了,命?

    命这东西,貌似好像是老子说的算!

    “杨院长,我能看看他们吗?”

    老太太有点激动,微微点头,推开办公室的门冲外喊道:“十三,带小十九进来!”

    屋外一阵杂乱的跑步声,不一会儿,十三妹就拉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跑了进来,小女孩长得不难看,两只眼怯生生地看着屋里的两个陌生人。而十三妹则对着她打手语,似乎是告诉她这两位是英子姐的朋友。

    “这孩子先天失聪,听觉基本为零,现在已经四岁半了,要是能够恢复听力,还能学会说话,可是再晚,到时候即便治好了耳聋,也会变成哑巴。听说现在人造耳蜗技术已经很成熟了,一套国产的需要七八万,加上手术费用,十万左右,就能让这孩子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话是对着白长生说的,不过一旁钱诚看着孩子天真无邪的大眼睛,已经准备掏钱打脸了,刚才院长说了,院里一共21个孩子,就算一个孩子十万,加起来210万,还不够买他那辆法拉利!

    钱他准备掏了,不过掏钱之前,先要看看老白为难,艰难的抉择过后,忍痛放弃其他孩子,这时候钱大少支票拿出来,签一个解决全部问题的数字,这才是炫富的正确姿势!

    而另一边,白长生想的是另外一回事。

    “英子,小十九前世做过什么孽?”

    机车女王眼圈一红,瞪着眼道:“你以为今生残疾就一定是前世作孽吗?你以为地府的判决就一定是公正的吗?即便前世作孽,喝了一碗孟婆汤,什么都不记得,变成白纸一张,为什么还要惩罚她?生死簿就在那里,你自己看!”

    老白被怼的没话,翻看了一下小十九的前世,发现生死簿中并没有记载她有失聪的惩罚,而且说起来小十九前世根本就不是个坏人。

    为什么?

    不是说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吗?不是说天理昭彰,善恶有报吗?

    机车女王说的有道理啊,即便真的有错,给人喝了一碗孟婆汤,什么都忘了,也忘记了邪恶,就是一张白纸,为什么要把无妄的苦难施加在一个孩子身上?

    “她为什么会聋?”白长生问道。

    “其实,她只是投胎时延误了时辰,被急性子的鬼差打了个耳光,导致魂魄受损而已。”

    魂魄受损?

    白长生心中一动,闭上眼,用阴阳眼仔细观察小十九,在身体层面,小姑娘并没有任何外伤,可是切换到灵魂层面,白长生发现,这孩子的双耳部位是残缺不全的,也就是说这部分魂魄不全才导致了他耳聋。

    老白招手让孩子到自己身边,手轻轻触碰孩子灵魂受损的部位。

    魂力外放!

    魂力仿佛一股清泉,缓缓注入孩子的头部,在灵魂层面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孩子受损的部分魂魄开始有序的修复,完善。白长生专心致志,心中无限感动。

    白长生,今时今日,老白祝你长生。

    只是短短的几十秒,受损的魂魄已经修复如初,只是不知道孩子的听力是否也跟着恢复了。老白心情不错,童心大盛,在小十九耳边突然大吼一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