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足愣了二十秒,二哈大米才算回过神来。张比特也是如此,刚刚那一瞬间,它感觉白长生的仿佛化身身高十丈的金甲天神一般,不用说话,甚至不用看你一眼,只不过站在那里,就有足够的威压让人不敢动弹。

    “爸爸,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好想你爸爸,我想好了,我不介意你再养一只狗,爸爸……”二哈毫无节操,回过神来之后马上围着白长生的腿转来转去,尾巴摇的跟装了马达一样。

    “滚!”

    “爸爸,你心情不好吗爸爸?我给你来段舞蹈会让你开心一点吗爸爸?我今天刚琢磨了一段特别适合哈士奇的舞步,是我自己独创的……”

    白长生转身进屋,两条狗也一前一后跟了上去。

    老白坐在床上,也不理二哈,自己做水下面条,张比特心里有数,自顾自地吃起狗粮,时不时眼神望着这俩奇葩,看看他们还能闹出什么幺蛾子。

    面条煮好捞出来放在盘子里,有炸好的肉酱,来两勺一拌就能对付一顿。筷子挑起面条,老白这个堵心啊,眼前两条狗,人家比特以前是顿顿牛肉,这只从粪坑里救出来的二哈现在也能混上羊肉串了!而自己这个当主人的,炸酱多放点肉馅就算是奢侈……

    一想到这就恨得慌,吃面也都没胃口了。

    “大米!”

    今天二哈特别听话,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地以标准坐姿坐在老白面前,甚至脸上还带着谄媚的表情,“爸爸我在这呢!”

    老白面沉似水,想了半天都没想好怎么训它——这要是玩拖鞋、拆家什么的也好说,可今天这事怎么张嘴?在外面日了一百多条母狗,让母狗的丈夫追到家里,这叫什么事啊?

    好半天,最后才憋出一句:“今天你学习了吗?”

    二哈低头,眼睛往上瞟,看着白长生,小心翼翼地说:“主人,不能学,我发现,学习是会怀孕的!”

    老白一口面条,直接从鼻子里喷了出来。

    这才想起,之前用大繁衍术,让这只二哈怀了一只白虎!一整天过去了,二哈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暴涨十斤体重,体型好像并没有什么变化。

    “主人,我只学习了一会儿,就怀孕了!”

    看意思二哈并没有弄明白那句“有后”的意思,不过这厮是怎么知道自己怀孕了?

    “我听见自己肚子里还有一个心跳!”

    看二哈崩溃的表情,老白实在是憋不住笑,旁边吃狗粮的张比特也乐得直伸舌头,抻动了脸上的伤口,又疼的直吸溜。

    知道自己怀孕的二哈,对自己的狗生一度产生了怀疑,小白是条公狗,自己好像也是条公狗,根据量子力学的最新科研成果,公狗是不会怀孕的!

    毕竟是智商高达100的超人狗,脑筋一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应该是自己要当爸爸了,体内这个宝宝要通过圈圈叉叉的事情,让母狗怀上,于是这一整天,二哈就开始了自己的情人节之旅,北玄区的母狗都成了它的实验对象。

    其实除了母狗,这货还跳进了猪圈,祸害了两头母猪。

    也多亏是在大繁衍术受术的状态下,它可以通过进食来补充体力,这要是一般狗,早就****了。

    老白考虑,要不要让二哈练一下葵花宝典?这手术不用求人,自己就能做。

    这也算为狗除害了,整个北玄区的母狗啊!等三个月后,生下来的全是串!

    说起来这些事倒是次要的,二哈肚子里那只小老虎出生之前,还得找一个愿意投胎的鬼魂才行,虽然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不过事情最好往前赶。

    “行了,大米,以后少给我捅娄子,这位是张比特,今后也是我们一家人了,你们要和睦相处……”

    白长生话还没说完,二哈就接茬道:“放心吧主人,我会照顾好它的。”

    张比特闷头吃饭,也不理他,这货可好,竟然跑到老张面前耀武扬威,“大笨狗,记住了,今后我就是你老大,以后有什么搞不定的……”

    话还没说完,就被老张一爪子给按地上了。

    大比特居高临下,骑在二哈身上,还涂着药粉的大嘴就在二哈的脖子附近来回嗅闻,二哈一动不敢动,眼睛斜斜地看着白长生,渴望在主人那里得到保护。

    “谁是老大?”

    “你是!”

    在比特犬面前,哈士奇就是个战五渣,老张毕竟还保留着人的记忆,所以也不屑于和二哈斗。它淡定地松开前爪,悠悠然回到食盆处,继续吃东西。

    老白心中暗笑,虽然现在老张收拾二哈跟玩一样,但等一个月后——二哈生下一只大老虎,那时候可就好玩了。

    老张其实并不挑食,狗粮一样吃的香甜,半盆狗粮下肚,这才再次抬头,对白长生道:“尊使,你得帮我这个忙。”

    二哈听得一头雾水,不过老白却明白,虽然不是任务,但张德山的要求实在让人难以拒绝。

    “都需要我做什么?”

    “带我去比赛。”

    老白面带苦涩,一条狗,从小就被作为斗犬来饲养,厮杀起来,主人也算不上心疼,可是在白长生眼里,张比特是个人,让一个人参加那样残酷的竞技,实在于心不忍。

    “西白区运河码头那边,有一个地下赌场,斗狗是每周六的重头戏,你带我去,赢的钱对半分,我那份,除去养我的费用,你帮我转交给我儿子!”

    老白心里不是滋味,虽然穷,但一个父亲用命拼回来,带着血的钱,他真的不想占。

    天阳地处我国北部边陲,和熊国接壤,两国贸易往来不断,西白区因临近运河,故此就成了两国贸易的货物集散地,商业活跃,有钱人自然就多,钱多了为了找刺激,各种地下见不得光的娱乐也都渐渐发展了起来。

    斗狗,其实只是地下赌场的一个项目而已,不过在天阳最受欢迎,在上层社会,这几乎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每到周六晚上,就会有一群人牵着自己的斗犬前去碰碰运气,赌注有高有低,有豪赌上百万的,少的话,几千块前也可以进场。

    这里在人看来,属于娱乐场所,不过对狗来说,则是修罗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