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簿其实并没有记录你每天早饭吃了什么,几点钟去了厕所,但查询一个人此时此刻在什么地方还是很容易做到的。系统给出了提示:医大四院。

    “哥们儿我掐指一算,他们现在在医院,医大四院,跟我走!”

    对于老百姓来说,医院可算不得是什么好地方,老张听后一皱眉,儿子病了?

    哈雷再次开动,医大四院离的也不算远,一脚油,一人一犬到了医院门口,把摩托存上,老白又犯了难,这么大个医院,可怎么找?

    医院本来人流就大,而且对方也不是站着不动和你躲猫猫,哪怕走廊里迎面遇上也容易不留神错过,十几层楼高的住院部,加上门诊大楼、急诊部,这人来人往的,找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汪!”化身为比特犬的张德山竟然吠了一声。

    白长生低头,顺着老张的方向看去,停车场的柳树下,一辆蓝色的本田飞度停在那里,正是老张生前开的那辆!

    张比特几步跑了过去,在驾驶位处闻了闻,又围着车转了几圈,对白长生道:“我知道他们在哪了!”

    张比特的伤大都在头脸部,虽然失血过多,但底子好,行动能力还在,此刻竟然小步奔跑了起来,老白都得加紧步伐跟着。从停车场出来没几步,就见张云松失魂落魄地从住院部走了出来,眼神空洞,就连迎面走过来的白长生也都没看见。

    张比特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虽然只有一年的时间,但是已经经过了一个轮回!

    “儿子……”

    白长生听得见,可惜张云松却听不见。

    老张缓缓跟在儿子后面,眼神一刻都不愿从儿子身上挪开。

    白长生怕惊动了张云松,远远地追在后面,看他打开车门上了车,却不发动,一个人坐在驾驶室里发呆。

    车里,张云松愣了好半天,这才想起把身上的钱都掏了出来,清点了一下,给妈交完住院费押金,手里只剩下不到六千块!

    本来父亲走的时候,留下了一笔钱,可是正赶上家里动迁。张云松琢磨着借机会换个大一点的房子,也好让老娘享享福。家里仅有的积蓄堵完了这个窟窿也不剩下什么了,本想着自己再有三年就毕业,工作后有一份固定收入也就缓过来了,没想到偏偏这个时候,母亲倒下了!

    尿毒症。

    学医的他当然知道尿毒症意味着什么,肾功能减退,导致血液中的毒素、垃圾无法过滤,如果不进行透析的话,病人很难存活。

    母亲刚刚做过一次血液透析,情况算是稳定了下来,但这种长达四个小时的透析,每周都要做两到三次,还要配合其他药物,一次血液透析的费用加起来要六百多,母亲是农村户口,没有医保,全要个人承担。

    一周两到三次,一个月十次,手里的六千块只能维持一个月!算上缴纳的住院押金,两个月,两个月之后怎么办?

    20岁的大小伙子,趴在方向盘上,呜呜地哭出声来。

    “爸……”

    这辆飞度,父亲生前相当爱惜,每次出车前都要打扫的干干净净,哪怕开了五六年,依然看起来有个七成新。父亲走后,张云松也没舍得把它卖了,这辆车停在楼下,父亲仿佛还在一样。

    “爸……怎么办啊!”

    说起来张云松算是很懂事的孩子,在大学里,勤工俭学,成绩也不曾落下,吃吃喝喝,大手大脚的毛病他一样也没有。可是毕竟还没走出校门,他就算再懂事,又能怎么样呢?尿毒症高昂的透析费用,即便是一个小康之家,也很难承受得起,又何况是他一个孩子?

    “您留下那十来万块钱,动迁的时候我们加面积交了房款了,现在负责动迁的那个区长被查,回迁房迟迟不能动工,房子想卖都卖不了,我手里就这六千多了!”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以前张云松没把钱看得太重,有钱就多花点,没钱就少花点,可是现在不行,没钱,妈就没了!

    六千,只够给妈续一个月的命!

    “爸!儿子没用啊……”

    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此刻,一米八多大小伙子,趴在方向盘上呜呜地哭。车外,一人一狗都听得清清楚楚。

    比特犬的尾巴不自禁地垂了下来,眼睛看着车里的儿子,也是一脸悲伤。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里的张云松长出了一口气,把身子直了起来,摸一把脸上的泪珠,满脸都是坚毅之色。

    “爸,你走了,家里顶门立户的就是我!有我在,这个家不会散的!”

    这句话过后,车子发动,缓缓开出停车场,白长生心有所感,掏出手机,打开滴滴出行,发现身边的快车多了一辆。

    张比特蹲坐在地上,眼望着飞度离去的方向,久久凝视。白长生在它身边,兽语术无需多言,也能够感觉到它此刻的心情。

    有悲伤,有心疼,更多的是骄傲。

    孩子长大了。

    良久,张比特这次抬起头了,望向白长生道:“尊使,我想快些好起来。”

    老白点了点头,手上不停,在软件上输入目的地,点击“叫车”。

    订单派给了一辆两公里以外的丰田卡罗拉——取消。

    重新呼叫,这次是一辆大众帕萨特——取消。

    再次叫车,本田飞度,蓝色!司机:张师傅。

    医院门口,开出不远的飞度又开了回来,白长生挥了挥手机,拉开车门,先让张比特上车,然后自己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哥们儿,放心,这狗不咬人,车上带宠物,车费我给双倍行不行?”话说完,老白一扭头,仿佛刚看见张云松一般,“呦!云松,是你啊?那不用说了,车费双倍,你拒载我可投诉你!”

    张云松勉强一笑,想说不收钱,可是嘴张开三次,话都没吐出来。

    “走吧,胭粉街,没想到你放假开滴滴了,我现在也不送外卖了,在宠物医院兼职呢。”老白有一句每一句的和张云松瞎扯,坐在后排的张比特看着自己的儿子,满眼慈祥。

    花个打车钱,一来给张云松第一单开个彩头,二来也能让张德山和儿子在一起多待一会儿。

    胭粉街到了,华灯初上,夜市已经开始上人了,怕进去车不好调头,白长生和比特犬在路口就下了。

    “云松,我就住里面,胭粉街13-2号,有空找我玩来啊——对了,你小子给我留个电话……”

    几句寒暄过后,那辆蓝色的本田飞度再一次跑上了天阳市的街头,为一个人,为一个家继续奔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