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力外放是什么鬼?

    记得当初机车女王初上身的时候,对自己进行系统检测,什么体力堪比幼年哈士奇,力量可媲美一岁龄的母驴之类的,里面有一项——魂力。

    因为之前系统太不正经,白长生也没往心里去,不过还记得,系统说魂力超出系统上限,结果是三个问号。

    “系统,魂力是什么东西?”

    这次机车女王没出来,直接是系统提示音。

    “灵魂之力。”

    老白张嘴就想骂街——这叫回答问题吗?上课老师问你你要是这么答,板擦就直接飞过来了!

    “秘书!女王!你出来,系统太弱智了,你来给我解释一下什么是魂力。”

    心念之中,机车女王也是一脸大便干燥的样子,“怎么和你说呢?我活着的时候,根本不懂,可是死后马上就明白了,这是只可意会不能言传的东西……”

    魂力就是灵魂之力,这其实是最为准确的表达。

    “比如说,你现在,屌丝一个,虽说身体还不错吧,但随便练过几年武的就能分分钟把你放倒,对不对?”

    白长生也不抬杠,虽然打架他还没怎么输过。

    “这是因为你的战斗力大多是力量决定的——当然还有技巧什么的,咱就不说了。可是,如果你死了,变成了鬼,那么这世界上能打过你的可就不多了,因为鬼的战斗力是由魂力决定的,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老白一阵阵蛋疼,那意思就是说魂力强大,不死卵用没有呗?

    “也不是。”系统女王答道,“其实,哪怕是人,魂力的体现也是无处不在的,就好比说有的人,哪怕站在那一动不动,一言不发,你也不敢小觑;有的人一出场,所有人都会情不自禁的噤声,这就是魂力强劲的体现。”

    气场强大,其实就是魂力强大的外在体现。

    老白想了想,什么兰博基尼劳力士,阿玛尼爱马仕这些玩意就是涨魂力的?听着不像是魂力,好像是财力啊!话是拦路虎,衣服是渗人毛,穿一身兰博基尼开着阿玛尼,腰间露着劳力士,手腕上戴着爱马仕,的确让人不敢小觑,这样的人一出场的确吸引人眼球啊!

    老白一番吐槽,把系统女王也给喷郁闷了,女王想了半天,道:“分开说,你把魂力,换成魅力,这次能理解不?”

    什么是魅力?词典里的解释是浅白的,颜值高的人有魅力,有才华的人有魅力,专注的人有魅力,有大爱的人有魅力……魅力是一种吸引力,吸引的不是你的注意力,而是你的灵魂。

    “魅力,就是魂力的一种,明白了吗?”

    白长生的眼睛亮了起来,魂力外放,岂不是霸气侧漏?

    “不仅如此,人有魂,书有魂,画有魂,诗有魂!一支军队,铁骨铮铮的钢铁意志会形成军魂,一个国家,千年传承的不朽文化会成为国魂!”

    有魂,你才会感觉到,它是活的!

    之前,张比特趴在水沟里,虽然还活着,但魂已经不在了,是索菲亚的一声呼唤让它回了魂,只有有了魂魄,人才是活的!

    魂力,无法用语言描述,它是一种魅力,一种生命力,同样是一种感染力。

    白无常炼魂千年,魂力深厚,三界罕见,而现在,这千年的修为,都落在了白长生身上,虽然他根本不知道怎么用。

    听系统女王有的没的解释一通,老白说不上懂了,但也能明白个大概。既然说魅力也是魂力的一种,那不妨试试。

    “魂力外放!”

    教堂后面的草坪处道路狭窄,并没有几个人,不过为数不多的几个路过的行人,都情不自禁的把目光转向了排水沟附近的那个少年身上。有的人仅仅看到一个背影,但不知为什么,心痒难耐地想看看那人长什么模样,有人窥见一个侧脸,一张并不是特别出众,甚至还有点哭笑不得的脸,却让人难以忘记,以至于很多人从此审美都潜移默化的发生了变化。

    站在白长生身边的索菲亚感觉更是强烈,一瞬间,身边这个救治大狗狗的哥哥形象高大了起来,那条肮脏、丑陋的狗狗,反衬出他的高大、伟岸,似乎有万丈光芒从他身上发出,那仿佛就是神,就是上帝。

    一直不错眼珠看着比特的索菲亚突然把目光转向自己,让老白也意识到,技能生效了。暗自感受了一下,似乎周围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甚至有人还特意走了过来,吓得老白赶紧关闭了技能——有时候万众瞩目的感觉并不是很好。

    在刚刚魂力外放的几秒钟,周围的人都产生了一种错觉,似乎主显灵了。

    足足弄了一个多小时,老白才算把比特犬脸部的伤口清理干净,左边这只耳朵是肯定保不住了,好在并不影响听力。涂上药粉,又简单包扎了一下,手边只有一个医药箱,工具药品有限,只能暂时这样了。这种伤要养好少说有得一个月,不过只要不感染,已经不会危及生命了。

    或许是得到了救治,或许是重燃了希望,张比特似乎也有了些精神,鼻子凑到索菲亚的手边,用力的闻,似乎要记住她的味道。白长生心有所感,问道:“老张,以后有什么打算?”

    “尊使。”

    从白长生拿出无常令牌的那一刻,张比特就知道了老白的身份。

    “我投生猛犬,浑浑噩噩,本以为可以衣食无忧的混一辈子,没想到遇人不淑,落到了这般下场。本想了此残生,但却不忍让这善良的小女孩伤心,这才苟活于世,如果说有什么打算的话……我想报恩。”

    这下老白有点犯难了,之前索菲亚说过,家里不同意她养狗——这也难怪,谁家长会允许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养这种烈性犬呢?

    “你是说,你吃人家的,喝人家的,到人家家里住,再让人家给你遛弯收拾屎尿,这叫报恩?你知道人家这模样,多少小男孩想要有这待遇呢?她也就是太小了,要是再过几年,我都想上她家报恩去!”

    几句话,倒是把大比特给说乐了,大狗低下了头,不好意思起来。

    “要不,你先跟我走吧,我租的房子有个小院,家里还有只二哈,你们也能就个伴儿,要说报恩,我给你上的药,我给你包扎的伤口,你先把我这恩报了再说,怎么样?”

    张比特微微点头,“尊使,我听您的,不过,在此之前,我有个小小的请求。”

    “什么?”

    “我想看看前世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