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表情上可以判断,此刻临山城隍的内心很复杂。

    “老白,咱俩三生三世的交情啊……你都忘了?”

    白长生微笑着点头,“对了,刚才问你贵姓,你一直没告诉我。”

    “这一世我叫方林山,我们相识已经三世了,算起来超过了200年,在清朝嘉庆年间……”

    攀什么交情啊?谈感情伤钱!什么三生三世,别说的那么刻骨铭心,不就一碗孟婆汤的事吗?

    城隍被噎得说不出话,这孙子油盐不进啊!

    “不管你是不是白无常,无常令牌在你手里,你就是我的上级,阎君手谕中说了,暂时由你代管阳间轮回,你管不管是你的事情,但该交接的我必须得交接!”

    “交接什么?”白长生十分谨慎。

    “生死簿,判官笔!”

    这回老白乐了,这次就是奔着这个来的!任务里说找到城隍庙就能够得到生死簿和判官笔,这都坐半天了,一直没提示任务完成,原来差这一步。

    “这个可以有。”老白点头奸笑道。

    见白长生不反对,城隍赶紧拿过老白的无常令牌,接到屋里那台老旧的电脑上,噼里啪啦的操作了几下,不到一分钟的功夫,扭头道:“好了!”

    老白刚要说话,就听脑海中叮咚一响,系统提示:找到城隍庙,得到生死簿和判官笔,任务完成。

    任务奖励:生死簿,判官笔。

    “这就完成了?可是簿呢?笔呢?”白长生心道。

    此刻系统声音在神念之中响起,“所谓生死薄,就是记载人生死轮回命运的数据库,以前是记录在纸上装订成册,现在早就联网了。而判官笔就这个数据库的高级管理权限,现在城隍已经将数据连接到了无常令牌中,系统可以随时查看、填写。”

    生死簿和判官笔啊!这下算是抄上了。天地间谁掌生死?尘世里谁掌轮回?我!你的人生是一部小说,你是主角,可是哥们儿是作者。就问你服不服,不服说给你写死就写死。

    你的人生我做主!

    甭说是判官笔逆天改命的超级权限,就是生死簿,记录人的寿数、福祸,能够查看,也相当于可以预知未来了!

    “领导,您喝了孟婆汤,生死簿如何操作还记得吗?”临山城隍小心翼翼地问道。

    界面里都有说明,不用记得也能看明白,而且集成在系统里,机车女王完全可以代为操作,白长生只要在神念之中说一下就好。

    “没问题。”

    “这我就放心了。”临山城隍说着一招手,里屋门一开,就开始陆陆续续的往外出人。白长生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听临山城隍道:“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白无常,这次来到阳间,相当于地府钦差,全权负责在阳间的轮回事宜,你们有什么诉求,就找他吧!”

    老白顿时瞪圆了眼睛,从里间屋出来的那些,哪里是人呐?一个个全都是刚刚过世的亡魂!有的拄着拐,有的输着液,还有的连氧气管都没拔,基本都保持着刚死时的遗容,岁数大的多,岁数小的少。

    “鬼啊!”老白惊叫道。

    临山城隍一撇嘴,白无常怕鬼?

    “城隍,你坑我?”

    不用说,这些都是因为阴阳路断而无法投胎的亡魂,临山城隍正愁没办法安置呢,结果来了个接盘侠。生死簿和判官笔都在你手里,不找你找谁?

    老白刚要骂街,就听脑海里叮咚一声,出现了任务提示。

    激活新的任务:灵魂归宿。

    任务说明:为在阳间徘徊,无法投胎的亡魂找到归宿,每完成一次,会根据任务完成的完美程度奖励一定的功德值及道具。(注:功德值可用于提升等级,查看、操作生死簿,兑换新技能等等。)

    任务你妹啊!白长生拔腿就跑,这要是被这帮亡魂盯上就死定了!有人被鬼缠上,立马印堂发暗,这么多亡魂跟我身后,我印堂还不得黑的跟锅底似的?

    跑出来还听身后临山城隍给那些亡魂指路,“看见那个穿白衣服的没?对!就是他!”说完还在那吐槽:“生死簿和判官笔就像是当官的大印,拿了这枚大印,不替老百姓办事还行?主席不是教导我们吗?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

    白长生心里这个骂呀,那句话哪是主席说的?那是蜘蛛侠说的好不好?你等下回的,老子非把你这废品收购站拆了不可!

    老白尥着蹶子跑啊,就听身后“站住!你别跑,等等我们!”

    回头一看,身后有拄着拐的,有摇轮椅的,有缠着绷带的,还有戴着氧气罩的,多亏是一群老弱病残,要不一准栽在这!

    出了屋门,把旁边堆的高高的废品推倒挡住亡魂的去路,到院子外又吱呀呀地把生锈的大铁门关上,老白都没敢原路走,一猫腰钻进荒草地。

    本来是大白天,可是外面这天阴的跟晚上似的,阴云密布,山雨欲来。身后那么多鬼跟着,那感觉就跟世界末日一样。

    猫着腰在荒草丛中蹭蹭地尥,一口气跑出去二里地,见到马路这才蹲在马路牙子上歇了会,这口气喘匀了张嘴就骂街:“系统,你给老子出来!”

    系统女王一股青烟,稳稳站在白长生的眼前,一脸不屑,“干嘛?”

    “你说,你是不是和废品收购站那城隍合计好了联手坑我?”

    系统女王道:“我怎么坑你了?”

    “还说不是坑我?那是多少亡魂?至少得有好几百吧?那么多鬼魂跟我身后头我受得了吗?”

    女王转过头来,缓缓道:“其实,我也不过是个亡魂而已。”

    “这个……”老白一时语塞,在他的概念里,机车女王当然不能和那些老弱病残相提并论。

    “在你眼里,那是狰狞可怕的鬼魂,其实只要勘破生死,你就会知道,他们一个个都是有血有肉的人!”

    每个人都有着至爱,每个人都有着理想,即便死了,也有各种牵挂,各种放不下。

    他们死了,有人为之痛苦,有人为之哀悼,有人即便离开了很久,人们依然忘不掉。他们或许生前只是个普通人而已,没有做过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更没有立下什么丰功伟绩,不过就是这样千千万万个普通人,构成了我们今天的阳世间。

    普通人才最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