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吗?”废品收购站这位乐了,“来,进屋,上炕。”

    虽然看起来像是废品收购站,但这里就是城隍庙,而这位收废品的,也正是临山城隍。

    小炕桌上,两人盘膝对坐,废品收购站的城隍很是热情,给沏了壶茶水,热气腾腾的茶摆在面前,白长生一直犹豫这玩意能不能喝。

    如果按照地府公务员级别,临山城隍相当于临山县的县长——当然,阳间自有阳间的法度,城隍能插手的并不多。再准确一点的做个比喻的话,如果说把阳世间看做是地府流放、关押鬼魂的大监狱,那么临山城隍则是临山县的监狱长。

    在地府,黑白无常的级别也不算高,负责勾魂索命的鬼差,对比人间的职务,则和刑警大队的大队长差不多,不过黑白无常的职务并无地域限制,直接隶属于公安部,说起来倒是更像古时候六扇门的高手。

    两人不是一个系统,所以也说不上谁大谁小,不过听临山城隍的口气,却好像是对领导汇报工作一般。

    “基层工作不好干啊!”临山城隍以茶代酒,意思了一下,然后就开始倒苦水。

    “你看看我这城隍府邸,弄得跟快递中转站一样,阴阳路不通,给阴间亡魂烧的东西全都积压在我这,过个七月十五过的跟双十一似的!”

    还快递中转站,明显就是个废品收购站嘛!你还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

    “这些纸活占点地方也就算了,关键是亡魂没办法安置啊!地府不派人来接引,我一个小小的城隍也不敢擅自处理,全都聚集在我这,人一天比一天多,愁得我啊,没法没法的!”

    根据这位临山城隍的说法,在之前,人如果是自然死亡,寿终正寝,死后被送到殡仪馆,自己就能够到城隍这里报道——毕竟离得近。但是横死、枉死的鬼魂,因为心有不甘,或是心存怨念,则必须由鬼差接引,或者说是缉拿。

    后面的程序就一样了,城隍处消籍,然后押往地府,该关的关,该判的判,清算前世罪孽之后再次送入轮回。而现在阴阳路断,地府没办法再派鬼差来,而留在阳世间的鬼差根本忙不过来,很多亡魂无人接引,只好在阳世游荡,不但自身有危险,而且随时可能对活人产生各种影响,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闹鬼”。

    “这都不算严重,个别有闹腾的,鬼差加个班而已,现在玄门中人也都纷纷出山,局面还不至于失控,问题是这些亡魂我没地方送啊!”

    阴阳路断,本该送去地府的亡魂送不走,现在全聚集在城隍庙,人一天比一天多,把城隍爷弄得是焦头烂额。

    “直接送去投胎不行吗?”白长生插言道。

    临山城隍一脸惊恐:“那可不行,没喝孟婆汤,投胎之后前世的事情都记得,那不是乱了吗?”

    老白一想也是,小孩一出生就张嘴说话,我前世是谁谁谁,谁谁谁是我儿子,等他那个前世的儿子来,看见穿着尿不湿的小家伙,你说叫不叫爹?

    “那生孩子怎么办?”白长生问道。

    亡魂无法投胎,聚集在城隍着就是乱点也无所谓,不过每天世界上都有那么多新生儿,如果这些新生儿没有灵魂的话,岂不是都成了傻子?

    “难就难在这了!我们也是没办法,现在各地城隍网上开了个会,临时的解决方案是让其他生灵的灵魂转世为人,至于前世功过,一笔一笔都记在生死簿上,这一世不结算,等到阴阳路通了,再由地府判官酌情裁决吧!”

    “也真是辛苦你们了……”白长生神情凝重,一副深表同情的样子,其实心里想的是——关我屁事?反正死道友不死贫道。

    “多亏你来了!”

    这话锋一转,让老白一激灵!什么意思?多亏我来了?这里还有我的事?

    “无常令牌我都看了,有阎君手谕,在阴阳阻隔期间阳间的事情全权交由老白你负责,以后我们这些基层的城隍就跟着你干了!你放心,咱俩熟归熟,上下级关系咱懂,你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紧跟领导的脚步,绝不跟领导面前套老交情,摆老资格!”

    刚才还说死道友不死贫道呢,现在就被拉做替死鬼了。

    老白想了想,觉得干系重大,也没办法隐瞒了,只能苦着脸,说了一下自己目前的状况。

    “那个……无常令牌里有阎君留下的信息,这倒是没错,不过我这里出了一点点小状况……”

    “什么小状况?”

    老白也有点尴尬,“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出任务,临行之前,喝了碗孟婆汤……”

    这么二逼的事情,说出来实在有点丢人,也不知道自己那个前世是怎么搞的。

    “孟—婆—汤?”临山城隍眼珠子差点没掉了下来。

    白长生翻着白眼,“啊……”

    “那你千年的修为,力压三界的浑厚法力……”

    “都他妈忘光光了……”

    “你来阳间的职责?”

    “任务已经不重要了。”

    “那咱哥俩多年的情份?”

    “对了,进门就开聊,忘了问了,老哥你贵姓啊?”

    临山城隍足足愣了有一分多钟,两个眼睛盯着白无常,一分多钟都没有表情,最后用茶润了润嗓子,这才开口道:“那你是怎么知道自己身份,又是怎么拿到无常令牌的?”

    “听说——我只是听说啊,白无常修炼阴阳二气,在阳世间留下了一缕元神,化身三魂七魄投胎转世,感悟轮回求证天道,这个元神投胎之后今世就成了我。他阴间接任务,然后喝了孟婆汤其实和我没多大关系,不过就是因为喝了孟婆汤,我这个分身才变成了主人格。”

    这是一个我是我又不是我的哲学问题,临山城隍想了半天才明白其中的关系。

    “据说白无常失去意识之前,把修为法力,以及使命任务都集成在一个系统里,我是根据系统提示来的这里。”

    城隍爷又是呆了半天,道:“这么说你是白无常,也不是白无常?”

    老白乐了,“这就对了,有好处的时候,我就是白无常,你要和我说责任、使命什么的,我随时可以不是,明白了没?”

    临山城隍面容苦涩,微微点头道:“要不说你级别比我高呢,天生就是当领导的材料啊,其实阴阳路没断的时候,我的顶头上司也他妈这么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