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所指的城隍庙,严格来说应该叫地府驻人间办事处。

    和我们平常认知的城隍庙不同,我们听过见过的城隍庙,一般都是旅游景点,或者是百姓出资,为求平安兴建的祭祀场所,城隍爷并不在那里办公。

    真正具备阴司职能的城隍庙,一般往往都在荒僻之处,毕竟这里是新死亡魂报道的地方,通往阴曹地府的第一站,如果人气太旺,反而不妥。

    根据秦姜的说法,天阳市共有五座城隍庙,东西南北郊各有一座,还有一座在临山县境内。问到具体位置,秦姜的回答更为简练:东青区的城隍庙在天阳市第一殡仪馆西行二百米处,西白区的在第二殡仪馆西行四百米……

    南竹区和北玄区基本不用问了,都是殡仪馆西侧。

    这个讲理啊!地府的驻人间办事机构和民政部门都无缝对接了,这边烧完,那边直接接收。两个衙门放在一起,也不用亡魂这边跑完那边跑,开各种各样的证明,还真是全心全意为鬼魂服务。

    天阳算是个大城市,虽然地处边陲,但近几年借着边境贸易的升温,发展势头迅猛。东青、北玄区临山,不是小山,而是无边无垠的青玄山,可能是出于战略或环境考虑,目前青玄山绝大部分都未开发,保持着原始风貌。

    同样临山,东青和北玄又有所不同。东青区算是开发区,大学城搬过来后发展更是日新月异,新城依山而建,建筑错落有致,形成了具有独特地方味道的山城。而北玄则属于老旧城区,更有边陲小城的感觉,胭粉街就隶属于北玄区,不过已经快到临山县了。

    西白区则是贸易区,或许被叫做西白就是因为经常能看见白人老毛子。这里作为两国贸易货物的集散地,现在已经颇具规模,虽然地方比不了北上广那种大城市,但价值百万的豪车却随处可见。

    南竹区则是公认的富人区,高楼林立,交通便捷,这里房价最高,消费也最高。找个外地人蒙上眼睛,把他扔到南竹区,眼罩摘掉告诉他这里是北上广他也一准会相信。如果给城市拍一部宣传片的话,估计90%以上的镜头都要出自这里。

    白长生在天阳呆了两年,算是把十分之一的生命都消耗在了这里,倒是颇有点第二故乡的感觉。东青的大学,北玄的夜市,南竹的商场,西白的教堂,说起天阳来,老白如数家珍,虽然他这两年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东青的天阳医科大学里度过的,偶尔出去兼职,也都是周边郊区农村。

    兽医专业,不是给母猪配个种,就是给母牛接个生,老白长期实践,以至于“动物的日常管理与配种繁育”这一科目的成绩异常优秀。

    天阳市这几个区白长生都去过,不过都没进过火葬场。用手机查了一下,离胭粉街最近的城隍庙竟然是临山县的那个。

    都是火葬场,白长生也不太挑剔,任务在哪个城隍庙都能完成,没必要舍近求远。

    从胭粉街出来,坐上去往临山县的小巴。火葬场从来没有建在市中心的,偏僻的地方,交通也不算便利。跟着郊县小巴晃晃悠悠的往前走,晃得人昏昏欲睡,每到一站售票员卖力的吆喝:“就差一位了,就差一位了,有大坐!上车就走!”

    出来时还是晴空万里的大太阳天,车子开了一半,就已经阴云密布了。等到了目的地一下车,抬眼望去,黑压压的云层,几乎触手可及,估计这场雨小不了。

    车站对面,是一个不伦不类的现代化仿古建筑群,围墙镶着瓷砖,画着梅兰竹菊,墙里面建筑大多是硬山式结构,白色墙体配着黄色琉璃瓦,这世界上出了火葬场几乎没有别的建筑会选择这样的分各个。

    正门处几个大字:临山县火葬场欢迎您。

    老白看到这句话,十分想开启阴阳眼,看看新死的亡魂会不会站起来脚骂街。

    城隍庙的位置是火葬场往西200米,白长生辨别了一下方位,甚至还拿手机确认了一下,火葬场的西边,全是荒地,野草都长到了胸口,根本什么建筑都没有,只有孤零零一个比煤堆高不了多少的小土包。

    这也难怪,很少有单位愿意和火葬场做邻居。

    莫非秦姜的信息有误?

    天黑压压的,空气中已经能闻到潮湿的味道,老白皱着眉,盘算着200米的距离,难道在小土包的后面?

    既然这城隍庙是地府驻人间办事处,为亡魂服务的,那正常人应该看不见!想到这,老白开启阴阳眼,果然,光秃秃的小山包上,多了一座建筑。

    没错,肯定是这了!

    不过,城隍庙不是地府驻人间办事处吗?好歹也是区一级的行政机构,这围墙和大门未免太寒酸了些吧?

    看着跟废品收购站似的。

    小土坡不高,白长生几步攀了上来,等走近一看,还真是个废品收购站!

    和我们常见的收购站差不多,一个围墙不高的院落,里面乱七八糟摆放着各种废品,院里三两间平房,外面生锈的大铁门半敞着。

    如此清廉的地府部门,你让我们临川县那高耸入云的县政府大楼情何以堪啊?

    “有人么?”老白探头问道。

    房子里走出个人,穿着一身工作服,看起来也像是个收废品的,“是来报道的吗?哎?你是活人?”

    白长生被问得有点尴尬,“啊,还活着呢。”

    “你能看见我?”穿工作服这位一脸惊讶。

    “咱这不一直聊着呢吗?”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老白不想暴露秦姜,索性直接把“无常令牌”亮了出来。

    那人看了看白长生,又看了看他手中的令牌,“你是白无常?”

    这句也有点不好回答。

    “可能是吧。”

    那人表情复杂,围着老白转着圈的上下打量,“大舌头的毛病是好了,不过都转世了,这一笑怎么还跟哭似的?”

    这句话戳到了老白的痛处,也不知道是继承了白无常的什么基因还是怎么着,白长生一出生就自带微笑,就跟萨摩耶似的。最开始大人还觉得喜庆,后来发现,这孩子哭也是这幅表情。

    微笑着面瘫。

    如果老是这样也不错,不过近些年随着年龄的增长,脸上这表情也随之变化,慢慢向哭的方向发展——今年老白20岁,正好是哭笑不得的年纪。

    “哥们儿,咱俩很熟吗?”老白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