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滚的血池被说成川味麻辣火锅?这是怎样的一种吃货境界?

    老白对面那个血衣厉鬼的负面情绪扑面而来:你妹的,血池是红汤火锅,那老子从湖中升起来算什么?一片肥牛?

    红白相间的血衣,别说,还真有点像……

    作为梦的主人,小芹瞬间进入一种懵逼的状态,一句话,刚刚的恐怖感觉全然不见!

    随着恐怖感觉的消失,支撑梦境的元素也在渐渐变化。白长生趁热打铁,继续道:“还别说,火锅我就喜欢吃麻辣口味的,红油翻滚,香气浓郁,一口下去,香气冲进大脑,辣味直入骨髓,酥麻过后,大汗淋漓,身体里每一个毛孔都那么舒服。”

    血衣厉鬼一脸绝望,恐怕自己真的是肥牛的命了。

    几句话,带偏了主题,梦的主人受到了影响,梦境也随之变化。小芹看着血水翻滚的湖面,听老白的引导,也跟着咽了口口水。

    果然,梦境开始变化,血池不见了,一湖血水变成了锅里翻滚的红汤。湖边垂柳,正好是火锅旁边的青菜,公园变成了餐桌,一男一女对面而坐,都拿着筷子,而男子的筷子上还夹了一片肥牛。

    红白相间,刚刚从滚沸的红汤中捞出来的。

    白长生夹着这片肥牛,有点没食欲。

    叮——系统提示,恭喜宿主,入梦术晋升为中级。

    心念之中传出系统女王无奈地声音:能把血池想象成火锅,你赢了。

    中级入梦术:大幅提升梦境中的自由度,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梦的主人。

    还在梦境之中,具体功能的提升也来不及细看,不过提升了梦中的自由度,估计以后被迫穿上金盔金甲,身披五彩云霞的羞耻桥段不会再上演了。

    关键是,升到中级,离高级又进了一步!造梦术,可以玩的就更多了。

    现在还在梦中,老白不动声色,一口吃掉筷子上那片血衣厉鬼变化的肥牛,却发现什么味道也没有,毕竟是梦,而且是别人的梦,或许梦的主人还能流流哈喇子,但老白一个旁观者,实在是品不出其中的滋味。

    恐怖的噩梦变成了两人在饭店里吃火锅的情景,老白怕小芹多想,张嘴妹子,闭嘴妹子的,极力把自己塑造成为一个兄长的形象。小芹对这个兄妹的定位似乎也并不排斥,让人松了一口气。

    在中级入梦术的加持下,餐厅不知不觉的变成了家里,两人在炕头上吃火锅,又是一转眼,桌上的盘盘碗碗都不见了,小芹躺在了床上。

    “睡吧,明天又是新的一天。”白长生为女孩盖上了被子,微笑道。

    女孩闭上眼睛,而老白则顺利离开了梦境。

    入梦术倒是很好玩,不过不能随意离开,比较耗精力,还是不要随便施展,真要是碰个睡眠好的,一夜就陪人家玩了。

    睁开眼,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抬头看看窗外,一轮明月之下,老榆树树影婆娑。白长生并没有开启阴阳眼,但却感觉树下有一个身影,对着对面房间,满目慈祥。

    今夜,愿这世界好梦。

    ………………

    关于梦境,有很多故事都可以让人深思。一枕黄粱,庄周梦蝶,一觉醒来感叹人生如梦,却不知道从人生这场春秋大梦中醒来之后,人——那时候应该叫魂了,鬼魂会有怎样的感慨。

    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庄子逍遥,一梦千年。

    梦中醒来的庄周很浪漫,思考着刚刚我是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蝴蝶,还是我本身就是那只蝴蝶,现在梦见自己变成了庄周。寥寥数语,用浪漫的笔触把一个梦推到了哲学的高度。

    或许蝴蝶和庄周之间很容易分辨,只要庄子扪心自问——你丫会飞么?就能得到答案。

    可是这个问题对于白长生来说则比较难了,白无常还是白长生?白无常转世的白长生还是白长生梦见了白无常,简直是要人格分裂的节奏。

    好在,在决定拒绝系统任务,放秦姜的那一刻,老白找到了自己是谁。

    大学校园里挥霍青春,兼职岗位上挣扎求存,亲情友情以及还没到来的爱情,不管未来要走什么样的路,或者经过多少轮回,总有一些东西是不变的,那不变的东西,就是自己。

    那不变的东西,或者可以换另外一个叫法——初心。

    化茧成蝶,初心不变。

    一觉醒来,白长生真是有些分不清昨天的事情到底是真实发生的还是大梦一场,好在心念之中,一排任务列表还在提醒他有事情需要做。

    一晚上,似乎并没有付出怎样的努力,就得到了入梦术、兽语术、阴阳眼三项神通,而那块不太起眼的无常令牌功能更是让人惊艳。

    系统在身的老白当然不仅仅满足这些,在任务列表里还有一项让人垂涎的奖励:生死簿、判官笔!

    判生死、断轮回,手持生杀大权,天下舍我其谁?

    更重要的是,这个任务和打通阴阳路比起来,简直太简单了,只要找到城隍庙就行!

    系统女王说,人死之后,亡魂的第一站就要去城隍庙报到,所以这个地方人不好找,但鬼魂应该都知道。系统女王新死,不过小芹的妈妈秦姜可是三年的老鬼了,问她准没错!

    白长生一咕噜从床上爬了起来,拉开窗帘,外面阳光明媚,屋里那条傻狗已经不见了,从窗户望出去,院子里的老榆树上生机一片。

    简单洗漱一番,穿好衣服推门出去,正好看见正在院子里晾衣服的蔡小芹,女孩一身朴素的白色碎花衣裙,头发简单的扎在脑后,脸上不着脂粉,如出水芙蓉。

    “生哥哥,你起来了?”

    昨天的蔡小芹还是夸张的黑眼圈,杀马特造型,而今天的打扮,则完全符合她初二学生的身份。小姑娘看起来清纯可爱,在学校里,或许也是校花的有力竞争者。

    “你穿这件裙子看起来漂亮多了。”

    礼节性的赞美,不过也是一种鼓励,或许小姑娘明白了,这样穿着也很美,这种美不是来源于装饰,而是来源于自身,而且能让榆树下站着的那个人开心一些。

    两人都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老榆树,蔡小芹当然是什么也看不见的,不过白长生则暗中开启了阴阳眼。老榆树的树荫里,一个淡淡的身影站在那,见白长生看过来,微微点头示意。

    心念之中,白长生开口问道:“秦姜阿姨,打听一下,您知道城隍庙在哪吗?”

    ——————

    你们猜,城隍庙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