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梦术:恶魇鬼王的绝学,以术法侵入他人梦境,窥探心思。

    这项技能和字面上的意思差不多,不过根据介绍,这只是初级,只能入梦,不能造梦,更不能催眠。用这一技能可以潜入他人的梦境之中,不过毕竟是别人的梦,自己只能作为一个过客在旁边窥探而已。

    不过,如果可以升到高级,则可以造梦,想让对方梦见什么就可以梦见什么,甚至可以在梦中创造一个世界,进而影响他人的一些判断。

    白长生看完技能介绍,心中一喜,这可是好手段啊!

    这个技能除非耗费一点精神力,并没有什么其他限制,只要脑海中想着要被嵌入者的名字和长相,就能施展,老白躺在床上,迫不及待想试试!

    入梦术!

    第一次施展,白长生也怕有什么不知道的禁忌,所以只是就近的选择了屋子里智商高达100的二哈——大米。

    狗也是会做梦的。

    此刻的二哈,四仰八叉的躺在旧沙发上,翻着白眼,舌头都当啷在外面。

    不知道一条狗会梦见什么。

    好吧,是一条母狗……

    一大片灰白色的油菜花,在微风中左右摇摆,花海中,一直全身上下纯白色的萨摩耶在尽情奔跑。那一身光滑如锦缎的白毛,加上招牌式的天使微笑,哪怕以人类的角度欣赏都要忍不住惊叹。

    那只萨摩很美,这没有问题,油菜花田也很美,不过为什么是灰白色的?

    瞬间,白长生想明白了,在二哈的眼里,油菜花就是灰白色的,因为狗是天生的色盲。

    二哈伸长了舌头,按照犬类的表情解读,是一脸猥琐相,只见它甩着长长的哈喇子就飞扑了过去,两条狗,一白一黄,在灰白色的油菜花田里嬉戏着,不一会儿,天使般的萨摩耶被二哈追上了,两条狗体型差不多,在油菜花中间翻滚了起来。

    突然,二哈停止了一切动作,愣在当场,然后像是看见极为恐怖的事情一般,倒着往后退了七八步,险些摔倒!紧接着爬起来,扭头就跑,留下刚刚被扑倒的天使萨摩,一脸懵逼。

    这是什么情况?狗狗之间,难道还要买个套套?

    白长生进入大米的梦中,仍旧是以自己的本尊出现,见二哈向自己跑来,忍不住问了一句:怎么了?

    二哈还是惊魂未定,“我忘了,小白是一条公狗!”

    尼玛!原来那条萨摩耶就是小白!

    一惊之下,油菜花田消失,整个梦境破碎,沙发上的二哈一咕噜爬了起来,看看周遭的环境,又奇怪地看了看床上瞪大眼睛的白长生,一脸不解,不过晃晃脑袋,又趴下了。

    也难怪,一条狗能梦见什么,不是吃就是玩,看来以后还是少拿二哈做入梦实验,下次这家伙要是在梦里再跳进粪坑,哪怕是黑白的粪坑,看着也够恶心的。

    在初级入梦术里,白长生大部分是以旁观者的身份,或许梦的主人能够看见自己,不过大部分时间是忽略的状态——就好像我们做梦,梦里的人物面孔并不是特别清晰,但你就是知道那是谁,人物往往都被概念化了。

    也就是说,如果进入某人的梦中,白长生不主动宣示自己的存在,对于梦的主人来说,自己是隐身的。

    只在狗身上试验还远远不够,再去看看小芹吧。

    入梦术——蔡小芹!

    和猜想的一样,刚刚睡下的小芹梦见了自己的妈妈。女儿紧紧拉着妈妈的手,身边男人的身影有些模糊,不过白长生看得出来,那是蔡叔。

    梦的场景是一个游乐场,面目不清的人来来往往,很是热闹,小芹一手牵着妈妈,一手牵着爸爸,在两人中间,时不时双脚抬起,荡着秋千。

    白长生发现,进入梦中,由于梦主人思维的关系,大部分无关紧要的人都充当着背景板的作用,面目模糊,也不具备什么神智,只有被梦主人概念化的人才会具有相应的性格。

    也就是说在小芹的梦中,蔡叔基本上还是蔡叔,秦姜也还是秦姜,但游乐场的其他人只不过是没有什么存在感的NPC而已。

    游乐场有摩天轮,有旋转木马,有各式各样的游乐设施,也都很模糊,似乎很远,也似乎很近。一家三口并没有参与任何游戏,就在游乐场里不知疲倦的走着,说说笑笑,异常开心。

    游乐场的场景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公园。远处有人在垂钓,湖边杨柳依依。一家三口在树下选了一处空地,支起了帐篷,又把防潮垫铺在地上,就光着脚踩着草坪。母亲从兜子里把食物一样样摆在地上,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开始了野餐。

    小芹蹦蹦跳跳,一会儿钻进帐篷,一会又跑了出来,笑得很甜。

    游乐场变成公园,似乎连梦的主人都没意识到——感觉这里是公园,场景就瞬间变了。白长生作为旁观者倒也觉得颇为有趣。

    人活一世,难免种种不如意,但好在,至少还有梦。

    至少,梦里的小芹,可以躺在妈妈怀里。

    和谐的一家三口,温馨的梦,白长生在三人背后的树林里默默地看着,实在不忍打扰。

    白长生想走,可是悚然发现,自己并不能退出小芹的梦境!

    奶奶的,入梦术就真的是入梦术啊?只能入不能出?

    系统!系统!你出来给我解释一下!

    系统:初级入梦术的确无法自由出入,进入梦主人的梦境之后,施法者已经和梦境融为一体,如果擅自离开,会破坏梦主人的梦境。想要离开,只能等梦主人醒来,梦境破碎。

    白长生一身冷汗,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初级入梦术都这么深的套路,这要是不小心进入了一个植物人的梦境,这哥们叫不醒自己还出不来了?

    系统:在梦境之中,如果做一些违背常识,或者稀奇古怪的事情,是有可能叫醒梦主人,从而打破梦境离开的。

    这提示倒有点用,只不过小芹好不容易梦到了母亲,好不容易脸上露出了笑容,自己又怎么忍心把她叫醒?

    算了,大不了在梦境里呆一晚上,换孩子一夜好梦。

    这其实还是白长生第一次进入了她人的梦境,东瞅瞅,西看看,倒也觉得有趣。和之前大米的黑白的梦境相比,色彩丰富了许多,不过和真实世界还是有很多区别。梦境中的世界,更像是抽象派的画作,除了一些极具代表意义的事物,其余的大都是概念化的。

    比如说现在小芹梦中的这个公园,更像是一副写意的山水画,看不到太多细节,可就是感觉很美,让人赏心悦目。

    相比环境的模糊甚至粗糙,梦境中小芹的母亲秦姜,则轮廓分明,一身鹅黄色的连衣裙,甚至连口袋、纽扣这些细节都十分清楚。

    正在老白欣赏着梦境中虚幻的“美景”时,就听身后小芹惊喜的叫道:“生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