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小芹来到对门之后,老白才知道,原来所谓“玩点刺激的”,是灵异游戏。

    屋里烟雾缭绕,乌烟瘴气。除了小芹,还有一男三女,全是葬爱家族的杀马特造型,年纪最大的也不过十五六。炕头上坐着一男一女似乎是情侣,男的戴着一个夸张的大耳环,嘴唇是紫色的,他怀里的女孩看样子比小芹大不了多少,耳环穿在了鼻子上,一样是大黑眼圈。

    人家十五六就有女朋友了,老白作为一只单身狗,感觉很受伤。

    其余两个女孩,都没有小芹漂亮,一个红头发,一个绿头发,四个人围坐在炕桌前,手指上都夹着香烟,桌子上杯盘狼藉。

    老白感觉很奇怪,这种抽烟喝酒的场面,自己做起来就和谐无比,可是看见这些“小屁孩”这样,就特别想一人给一个大嘴巴子。

    当然,只是想想而已。

    “生哥,这都是我朋友,红毛,绿毛,鼻环,耳环。”

    蔡小芹介绍的不是这几个名字,不过听在老白耳朵里就是红毛绿毛。

    “姐妹们,这是生哥,我邻居,大学生。”

    大学生,是主流,杀马特,非主流。小芹的一句介绍,直接把老白划归为主流世界,自然而然的树立起了隔阂。不说代沟,也不说生活方式,在这几位杀马特眼中,大学生就等于书呆子。

    “生——哥!呵呵。”大耳环男生夸张的一句生哥,引来了三个小太妹配合的嘲笑。

    “不知道生哥怕不怕鬼啊?一会儿咱们要玩的游戏,可是会招来鬼魂的!”那耳环男冲白长生的方向吐了个烟圈,语气中满是不屑,仿佛他才是现场中能保护几个妹子的人物。

    鬼魂?老白心中暗笑,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两个小时前,哥们儿在高粱地还非礼过一个呢。

    不过,这几个杀马特,包括小芹,在老白眼里只不过是孩子,和几个孩子争什么长短也没意思,无非就是玩个游戏,让小芹这个小房东高兴高兴,他也不认为几个孩子的所谓灵异游戏能真的把鬼招来。

    即便真招来老白也不怕,自己玉坠里还有个机车女王呢。

    “我不怕鬼,我怕人。”白长生随口答道。

    小芹也感觉到耳环男有些针对白长生,出来打圆场道:“哪那么多废话,别现在吹的凶,一会儿真的招出什么来你先怂了!神婆,人到齐了,怎么玩你说说吧。”

    灵异游戏,无非是请仙招鬼,比如大家所熟知的笔仙、碟仙等等。其实所谓招鬼,招来的都是“心鬼”,比如说笔仙,几个人一起握着笔,放松,其中难免有人使坏来引导笔的路径,于是不知情者就被吓到了。

    还有一个比较知名的“四角游戏”,四个人分别站在黑暗空旷的房间四角,由一号顺时针沿着墙边走,走到另外一个角落去拍二号的肩膀,二号也是如此拍三号,三号继续,走到四号。如果角落没遇到人就咳嗽一声,这样周而复始。不过游戏玩到一定程度之后,所有人都会发现,没有人咳嗽了,也就是说,四个角都有人!加上在不停行走的一个人,等于房间里多出一个人。

    其实这个也是心理游戏,比如说今天来的耳环男,以前就和几个妹子玩过,暗中记住几人的位置,他就可以临时插队,提前走到没人的角落里补位,这样就伪造出多一个人的假象,之后妹子吓得惊魂失措时,他再站出来安定人心,从而树立威望。

    他怀里那个鼻环妹子也是这么泡上的。

    今天这几位要玩的,是一个叫做“背后有鬼”的灵异游戏。游戏要求6—10个人,男性不能少于2个,否则会阳气不足,招来鬼送不走。六个人抽签决定编号,在临近午夜时,关掉房间和屋外的所有灯,依次出门。

    游戏规则是那位绿头发的女孩给大家介绍的,也就是小芹口中的神婆。

    “走出门外之后,要把门关上,在外面面对门,说出招魂术的咒语:‘今生冤孽,前世因果,冤魂债主,请现身相见。’说三遍后,敲门,等待下一位游戏者开门。开门的人注意,如果外面的人身后什么也没有,那么二号出去继续这个过程就可以了,如果看到门外那人身后有东西……”

    神婆满脸肃然,又恰好外面一阵夜风,吹得院子里的树叶沙沙响,倒是给屋里增添了几分恐怖气氛。

    “如果看到外面那人身后有东西,千万不能关门,而外面那人也万万不可回头。否则外面的人就死定了!这时候要切记,不要说话,也不能跑,应该不停的向那人身后吹气,如果一个人不行,就叫大家一起来!男孩子身上的阳气重一些,之所以要找至少两个男孩来参与,就是为了保证屋里至少有一个男人!”

    神婆煞有介事,还真的说得几个人心里发冷。只有那耳环男强撑着一笑,道:“怕什么?真要是有鬼出来,我上去一个大嘴巴子!”

    神婆回头瞪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

    老白心道:你小子是没见过鬼,老子刚刚在不久前就被鬼姐扇了个大嘴巴子。

    游戏规则介绍完毕,时间也临近午夜,几个人开始抽签。白长生打着哈欠,只想着快点结束好回去睡觉,可是好死不死地,他抽了个六号,最后一名。

    一号是神婆,也就是绿毛女,二号是打着鼻环的女孩,小芹三号,四号是红毛,耳环男排在五号,很是不爽,还叫嚣着要重新抽签,他想要先出去。

    “抽签顺序不能改,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游戏开始时,要把屋里屋外的灯都关掉,房间里的人也不要出声,真的引来了什么好朋友的话大家千万不要乱,知不知道?”

    神婆千叮咛万嘱咐,几个女孩子还好一些,而耳环男则仍然是满不在乎,“有我在你就放心吧。”

    说着,还挑衅地看了白长生一眼。

    老白实在是懒得理他。

    游戏开始,屋里的灯啪的一声关掉,世界陷入黑暗。

    平房的结构很单一,一般都是进屋一个过堂,然后左右两间屋子,几个人吃饭的桌子摆在了进门右侧的房间里,所以出去还要经过门口的走廊和过堂。

    “我是一号,二号准备好。”

    神婆在黑暗中摸索着,走了出去,只听得门吱呀呀的打开,又被轻轻的关上,咔吧一声,让在场每个人心里都跟着一震。

    “今生冤孽,前世因果,冤魂债主,请现身相见。”门外,神婆的声音略微有些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