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富贵,一生百年,半生是五十年,按照比例,三分之二就是三十三年,为了这条狗,要么三分之二个媳妇,要么少奋斗三十年!

    “系统,我把这条狗打成白痴,你能不能把功德值还给我?刚才冲动了,我还是觉得换点别的划算。”

    二哈一听这话,刺溜一下钻进了床底下。

    系统:功德值已经消耗,无法退还。

    白长生整个人都不好了,三分之二个娇妻,三十年的奋斗,就这样喂了狗……

    “大米,来,你出来一下,乖,咱俩谈谈。”

    床底下躲着的二哈卜楞卜楞的摇头,“不出去,你要把我打成白痴,我听见了!狗耳朵最灵!”

    白长生暗叹一声,智商高了都不好骗了。弯腰伸手,从床底下把二哈给揪了出来,二哈还不服气,龇牙呜呜,发出威胁的声音,老白上去一个大嘴巴子,顿时老实了。

    “今天的事情不怪我,是拖鞋先动的手。”二哈狡辩道。

    这回又给白长生提了醒了,低头捡起被二哈撑大的拖鞋,又是一顿拍。

    “坐好!”老白用手里的拖鞋指着二哈,这哈士奇也是被打怕了,总算规规矩矩的坐在了白长生面前。

    “我问你,之前你掉进粪坑里上不来,是不是我把你救上来的?”

    二哈想了想,点了点头,道:“是。”

    白长生继续道:“我救了你一条命,对不对?——说对,不说对炖了你!”

    二哈很有气节,频频点头:“对。”

    “你之前就是一条傻狗,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知道,现在你变聪明了,用玄幻修仙的话讲叫开启灵智,用都市职场的话来讲叫获得了新生,这一切也得归功于我,对不对?”

    在白长生满是杀气的眼神之下,二哈再次点头。

    “为了让你开启灵智,获得新生,我耗费了68点功德,知道是什么概念吗?找个温柔美丽的老婆平平安安过一辈子无非才需要100点!”

    “我是条公狗……”二哈低着头,贼贼地看着老白,连尾巴都夹了起来。

    “老子虽然在你身上花了个老婆的价格,可是没打算把你当老婆用!”

    二哈这时候才如释重负:“主人,我都不知道你这么慷慨,看样子你以后准备当一只单身狗和我相依为命了?”

    “滚蛋!我就是让你知道这是个多大的人情!”白长生还不满意,继续道:“一世姻缘才100点,半生富贵也是100点,而开启你的灵智就花了我68点!要知道,这68点功德,能让我少奋斗30年!”

    哈士奇歪着脑袋卖萌:“那……谢谢呗。”

    “谢谢就完了?你是不是得报恩?”

    “我是公狗……”二哈又来了一遍。

    “闭嘴!我的意思是,你得知恩图报知不知道?”

    这次二哈不说话了,只是点了点头。

    白长生想了想,眼前这条二货应该是全世界最聪明的狗了,建国以后动物不能成精,这家伙的存在甚至都有点挑衅广电,不过怎么利用这货得到点回报呢?训狗?

    能和狗直接对话,像是站、坐、握手这些基本动作根本不用教,接球,接飞盘应该也会,不过哈士奇毕竟是雪橇犬,被誉为雪橇三傻之首,智商有了,但身体的灵活度反而不如边牧等天生就会接飞盘的犬种。

    智商高的狗能怎么能吸引人的眼球呢?

    小狗算算术?

    “3加2等于几?”

    二哈想了想:“5。”

    还行,对得起这智商。直播表演哈士奇算数应该可以吸引眼球。

    白长生想了想,然后用手机搜了一下,原来网上狗算术根本不算新鲜,最过分的是一条泰迪,竟然都能解一元一次方程了。

    看来想要在这方面崭露头角,先得让二哈把《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吃透。

    正琢磨大米的发展方向呢,就听门外“梆梆”的敲门声,看表已经晚上11点多了,这是谁啊?

    打开房门一看,门口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脸上厚厚的粉底,夸张的黑眼圈,身上黑色蕾丝开衫,领口处半透明,甚至还挤出一条小沟,左手裸露的手臂上,纹着一只黑色的玫瑰。

    这女孩就是对门房东蔡叔的女儿,叫蔡小芹。

    要说蔡叔过得也不容易,老婆三年前得病死了,留下蔡小芹一个半大丫头,自己开大货跑货运,经常不在家,也是疏于管教,这孩子才初二,老和街面上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据说在学校里都得叫一声“芹姐”。蔡叔便宜把房子租给老白也是图白长生好歹是个大学生,怎么着也能熏陶熏陶。

    虽然是兽医系的。

    白长生和蔡小芹第一次见面就知道熏陶不了,这孩子叛逆的厉害,当着她爸的面就敢抽烟。老蔡也是头疼的没办法,打不得骂不得,据说稍有不痛快就自残,现在手腕上还伤痕累累,好几道疤痕。

    平时和她接触的并不多,也就是点点头而已,这孩子大半夜的敲自己门是什么意思?

    “生哥,没睡吧?”

    门口小太妹歪着肩膀站着,白长生表面堆笑,心里恨不得一个大嘴巴抽上去。心里想的是:这要是我女儿,非活活打死不可!

    “小芹啊,什么事啊?”

    小太妹朝屋里看了一眼,懒懒散散道:“也没啥事,今儿来几个朋友,刚喝完,晚上没事,准备玩点刺激的,少个男人,这不看你这屋灯还亮着,拉你救个场。”

    刺激的?少个男人?

    未满十四周岁,谁敢和你玩刺激的?

    “我这就要躺下了,你们玩你们的吧,我就不掺合了。”

    老白刚要关门,一条穿着黑丝的小细腿从门缝里伸了进来,小太妹脸一沉:“啥意思啊生哥?瞧不起我们啊?”

    白长生很是尴尬,虽然年龄差不了太多,但十四岁是个明显的坎儿啊!而且和这小丫头之间的确存在代沟。

    “小芹,不是这个意思,你还太小……”

    潜台词是,你要是像机车女王那么大,你以为我会放过你?

    小太妹一挺胸,脸也沉了下来,“生哥,说谁小呢?今儿我在朋友面前都夸下海口了,你不赏脸,我可没面子了!”

    说着,蔡小芹把门完全拉开,抬头盯着老白诡异一笑:“今儿你不跟我来,等我爸回来,我说你非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