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人死之后,要到那里去吗?”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被誉为哲学三大终极问题。其实这个问题如果在阴曹地府则很容易回答,不管是谁,哪里来,要到哪里去,都清清楚楚的记在生死簿上,并被严格执行。

    “人死之后,魂魄离开身体,正常情况下都会有鬼差来接引,送懵懂的亡魂去当地的城隍庙——城隍庙就相当于人间的街道办事处,在这里将生籍换为死籍,核对生死簿的姓名、时辰等信息,并开具证明,再由鬼差送往地府。”

    “土地庙也是如此,只不过一个在城里,一个在乡下。”

    大多数人都知道类似的传说,黑白无常押着亡魂走上黄泉路,这条路上不见天,下不见地,只有路两旁的彼岸花妖艳而美丽。黄泉路的尽头是忘川河,河上一座石桥便是奈何桥了,据说桥上有一位老婆婆会给过往的亡魂灌孟婆汤。

    奈何桥、三生石、鬼门关、酆都城,关于阴间的种种传说一直在流传。酆都城里十殿阎罗,会根据亡者生前的所作所为进行考评审判,行善者升天,作恶者下地狱,或再转世为人,或是沦为牲畜。不管怎样,都是一个轮回。

    “可是就在不久之前,地府的黑无常叛出冥界,引无尽苦海之水阻断阴阳路,阴阳两世隔绝,阳世的亡者没办法魂归地府,而阴间的鬼魂也不能转世投胎,阴阳大乱!”

    白长生听得一脸懵逼,“黑无常背叛革命了?这有点作死啊,阎王爷怎么不派人灭了他?”

    机车女王藏身在老白的玉坠中,只有声音清晰的直抵脑海:“先不说阴阳路断,光说那黑无常的本事,天下间又有几人能战的过?”

    “不就是个鬼差吗?”白长生奇道。

    “职务是鬼差不假,可论修为法力,那可是三界内屈指可数的高手!西游记看过吧?孙悟空那么大的本领,都被黑白无常勾了魂魄!”

    “明白了,神位不高,但是有真本领,是这意思吧?没想到黑白无常这么厉害,和孙悟空是一个级别的!”

    白长生频频点头,“这么说你是没地方去,又看我天赋异禀,根骨清奇,所以变成系统附身,助我平步青云?”

    脑海中,机车女王翻了个白眼,一脸的嫌弃:“你想多了,不过选择你不是没有理由的,故事,要从那天说起……”

    “忘川河边,奈何桥头,一群二笔在河边不远处露天烧烤……”

    “彼岸花艳,忘川水寒,

    酆都城前鬼门关,

    地府头上无青天,

    生死善恶一念!

    哭丧棒,引魂幡,鬼使手中铁链,

    黄泉路上买路钱,生死轮回客栈。

    世道无常,天道无常,怒把这阴阳路断!

    投胎转世笑神仙,来世,我白衣不变。”

    白长生呆萌的听着,丝毫没意识到自己姓白,而且兽医的白大褂也算白衣。

    “然后捏?”

    机车女王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老白。

    “白无常到阳间之后怎么了?你继续说啊?别当断章狗!”

    女王上下打量着老白身上的白大褂。

    “那个……你说什么来世我白衣不变,不是指的白大褂吧?”

    “我也以为一袭白衣,衣带飘飘会是个出尘的仙圣之姿,没想到一袭白衣是白大褂,还他么地是个兽医!”女王满是怨念道。

    白长生大脑一片空白,什么?我是白无常?

    “对,就是那个信誓旦旦说要找回黑无常,重新打通阴阳路的……”

    “义薄云天的白无常?”

    “不,别打断我,我重说一遍:就是那个信誓旦旦说要找回黑无常,重新打通阴阳路,却一口干了孟婆汤,把自己发的誓都忘得一干二净的那个逗逼白无常。”

    你这个吐槽略犀利啊!身为系统,你这么吐槽宿主合适吗?

    “确切地说,你是白无常的分身,白无常为了修炼阴阳二气,所以将元神分出一部分,拟出三魂七魄,到人世间投胎,尝遍人间冷暖,酸甜苦辣,用以领悟轮回之力,而现在,因为白无常喝了孟婆汤,所以你这个分身就成了主意识,懂了吗?”

    老白眯着眼琢磨了半天,“你蒙我。”

    白长生虽然有时候二了一点,但并不傻,马上发现了问题的所在,“阴阳路断,阴间的事情,你一个刚死的鬼怎么知道?”

    “你以为一个新死的鬼就能变出个系统来?”

    白长生撇撇嘴,“我一直感觉你那什么女王系统太山寨。”

    “白无常喝下孟婆汤,也知道不好,不过终于在药力发作之前来到了阳世,并且找到了你,他利用最后一丝意识,把毕生修为法力,以及从冥界带来的法宝集成到了这个系统里,可是他喝了孟婆汤,元神融合之后也就忘了这个系统,就好像一台无人操控的电脑一样,所以直到我变成灵魂状态,才将这个系统激活,明白了?”

    机车女王在离魂之际,正好白长生给她做人工呼吸,机缘巧合之下,把白无常留下的系统激活了,于是机车女王成了系统的操作员。而刚刚她说的这些信息,无非是系统的使用说明而已。

    我是白无常?

    是?还是不是?

    说实话,老白并不是特别在乎,前世哪怕你是玉皇大帝,国家也不会按照高官给你发工资,前世这人是一条狗转生的,你现在也不能说随便给人打死,过去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现在我是白长生。

    更重要的是,有系统!

    “好了,我懂了,系统是我自己前世修为留给我的,你是操作这个半自动系统的秘书,对不对?我是老板,你是秘书,咱是不是先谈谈工作上的事?要不你先换一套猫耳女仆的工作装来调动一下我工作的积极性!”

    说完这句话,老白感觉到一股杀气。

    “算了,工作着装的事情再说,系统绑定之后不都得给点新手奖励吗?我看网上小说一般上来就给个洗髓丹,或者叫淬体丹,吃完之后可以初窥修仙门径,强身健体,百米直接能秒博尔特的那种!”

    脑海中的机车女王翻了个白眼:“系统检测,你的身体素质已经很不错了,现在主要任务应该是——补脑。”

    白长生满是怨念:听懂了,你是说我傻。

    “我是宿主,你是系统,咱们不要互相伤害了好不好?说好的新手奖励呢?就算补脑,也得给我来一针《极品妖孽少年》里的神秘试剂,打完之后智商300多那种,总不能拿两盒脑白金糊弄我吧?”

    机车女王不说话了,慢慢隐去身形,白长生的脑海中闪现出一个对话框:

    “得到“新手礼包”,是否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