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长生挣开眼睛,看见满天星斗,周围是一人多高的高粱,没错,自己是躺在高粱地里。

    头痛欲裂,回想刚刚发生的事情,现在还心有余悸。

    晕倒前最后一幕,是皮衣包裹下的两个大球,撞到了自己脸上,大球很有弹性,好像自己被那一对大球扇了两个耳光。

    再往前是那个一身皮衣的黑丝御姐,向自己飞扑而来,接着和前面的记忆联系起来,大球撞到自己脸上,把自己撞得晕了过去。

    被两个大肉球撞了怎么办?当然是原谅她啊!

    再往前回想,那急促的刹车声,和妹子在空中的惊呼,白长生在脑海里把事情串了起来,自己沿着乡间小路往回走,突然听到身后引擎轰鸣,回头看,摩托车已经失控,那位一身皮衣的黑丝御姐被甩的飞了起来,正好撞到自己身上,一头撞进了路边的高粱地。

    被一个黑丝长腿的妹子飞扑进高粱地,这是怎样的一种展开?

    车祸,自己是受害者,那么问题来了,要不要起来?有时候躺着也是可以赚钱的!

    不过再想想,黑丝御姐,皮衣长靴,还是在高粱地——必须起来!因为起来没准能够得到的更多!

    活动活动四肢,又晃了晃脖子,全身上下检查了一下,基本上只是点擦伤,没有什么大问题。从地上坐了起来,周围一片一人多高的高粱,在蒙蒙的月光下,仿佛披上了一层银辉。辨别了一下方向,果然,身边不远处躺着刚才那位美女。

    紧身皮衣,长筒皮靴,大腿处一节诱人的黑丝,妥妥的女王范,刚刚扇了自己两个大耳光的球状物还在一起一伏。美女一头大波浪,眉头紧皱。

    “美女,美女……”

    白长生上前把美女抱在怀里,心情莫名激动。

    刚叫了两声老白就后悔了,应该先做人工呼吸!

    舔了舔嘴唇,小心脏噗通噗通的跳,撅起嘴刚要往前凑,就见怀里的妹子睁开了眼睛。

    两人对视了三秒,然后美女吐了。

    白长生很受伤。

    哥们虽然算不上多帅气,至少不算恶心吧?你看我一眼就吐是几个意思啊?

    “你妹!”

    机车女王轮圆了就是个大嘴巴子。

    “大半夜你不睡觉,满大街溜达啥?一身白大褂,我车灯一照以为见鬼了呢!”

    大姐,咱这可是二次元,不是二人转,你这满嘴东北味合适吗?都摔这逼样了咋还这么彪悍呢?是不是不疼?我穿啥关你屁事?谁让你开这么快的?安全文明驾驶知不知道?现在是你把我给撞了,不说赔礼道歉还打人?信不信我分分钟躺下讹你个三万五万的?

    美女不服气,挣扎坐起来,骂骂咧咧地想往起爬,可是刚起来啪叽一声又摔那了,白长生手疾眼快,过去一把接住,又抱了个满怀。

    美女脾气不好,可是人家身材好。

    软软的,暖暖的。

    手上一摸,这才发现,刚才美女吐的是血。

    “别逞强了,你都吐血了,来来来,你先躺好,我给你先做个人工呼吸。”

    “人工呼吸你妹!我还能喘气呢!”机车女王虽然嘴上不让,可是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任凭老白抱着,只剩下大口喘气,显然很是痛苦。

    “你受伤了,别不当事,吐血可能是伤到了内脏。”

    这时候美女呼吸越来越急促,皱眉道:“我……我有点喘不上来气。”

    “衣服太紧了。”白乐说着就去拉机车女王的皮衣拉锁,划拉一声,一对颤颤的雪白弹出来大半,老白眼睛顿时瞪圆了——天上一个月亮,眼前有一对!

    “好点了吗?”

    机车女王微微皱眉,“好点了,可是还是很难受。”

    “要不,我给你按摩一下?”

    “你给我去死!”

    这时候机车女王的鼻子里也开始流血,白乐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美女的伤势比想象的要严重,必须马上去医院。

    “我……这是怎么了?”

    血液从鼻子、甚至嘴里不停的往外流,女孩也害怕了,说话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彪悍,“救救我,你救救我,我不想死!”

    白长生轻轻将女孩放平,安慰道:“你放心,知道我为什么穿白大褂吗?我是医生,你受伤直接落大夫怀里,这也是天意,别怕,有我在!”

    “医生?你是哪个医院的?”

    “额……红毛线宠物医院。”

    “宠物医院?你是……兽医?”

    白长生有点尴尬,“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兽医也是医,人只不过是动物的一种而已,能治动物就能治人,相信我,我治人很有一套的!”

    “那你主攻的是哪方面?”

    “动物的日常管理和配种繁育……”

    “配种……”女孩又是一口老血:“没想到我今天竟然死在了一个兽医手里!”

    眼见女孩又一口血喷出,已然没了气息。白长生也急了,赶紧把女孩放平,确认嘴里没有异物后,捏住女孩的鼻子,嘴对嘴的往肺里吹气,四五次之后,又按压胸部,促使女孩将空气呼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女孩依然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尽管还在努力,但他心里清楚,时间越长,生还的希望越渺茫。

    人生无常,世事无常。

    女孩还那么年轻,人生的路还有那么长……腿也那么长……可是任凭白长生如何努力,女孩还是全无声息。

    老白有点想哭。

    然后就真的哭了出来。

    可是手上的动作依然不停,一边哭一边重复着做着人工呼吸和心肺复苏的急救动作,一遍又一遍。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了一个声音:“小子,你摸得挺爽的呗?”

    抬头看,身边站着一位身高足有一米七五的高挑美女,那么大的罩杯,那么长的大腿……

    高筒皮靴过膝盖,大腿根处一截黑色丝袜让人浮想联翩,再往上是皮裤衩、皮衣,皮衣的拉链并没有完全拉上,露出霸气的一道沟。

    机车女王!

    低头看看自己身下按着的这个,一模一样!

    白长生抬头看看那位,又低头看看这位,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