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吸了口气,玄机沉声说到:“飞来峰毁了,白灾覆盖了整个飞来峰,上面再也无法让普通人生存了。”

    虽然已经意识到飞来峰出事了,可是听到这里,叶礼还是有些难以置信,飞来峰可不是一座小山头,而是直径三十多公里的庞然大物,从这一头去到另一头,开车都得大半个小时。

    这样的巨大面积,白灾难把它全部覆盖?

    “全毁了?伤亡大吗?上面的人怎么样?”叶礼问到。

    玄机点点头:“全毁了,白灾从东面爆发,六天内蔓延了整座飞来峰,伤亡倒不大,死了十几个人吧,其他的都撤下来了。”

    叶礼瞬间想到了当初在子弟学校埋炸弹的那个家伙,白灾是他们弄出来的吗?白灾又是什么?

    “白灾是白山老祖的独门技法,一种像白毛一样的东西,施放之后,所过之处全部长出白色的植物,任何动物在这里面呆久了,除非不呼吸,否则就会肺部麋烂而死。不过以前白灾的施放,范围最多也就一两平方公里,这次覆盖全飞来峰,实在出人意料。”

    叶礼听到了一个让他悚然的词:“老祖?元婴期?”

    叶礼可是读过元婴人物志的,里面没有一个叫白山的元婴期修士,可是没到元婴期,凭什么称之为老祖?

    玄机却点点头,压低声音说到:“是的,元婴期,白山老祖,邪修公会的创始人。”

    玄机的一番解说,终于让叶礼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飞来峰被白山老祖施放的白灾覆盖,变成了不适合人类生存的噩地,花费了数百年时候建立起来的飞来峰,炼器协会的总部彻底毁于一旦。

    上面的数十万人虽然成功撤到了地面,但大部分的物资都来不及搬走,全天下最富裕的炼器协会瞬间成为了穷光蛋,而几十万人的安置工作牵动了所有人的心。

    叶礼听完之后,询问了几个问题:“飞来峰现在在什么位置?它会掉下来吗?我们能做点什么?”

    叶礼考试的时候,飞来峰在浮空城,考完试的当天晚上,飞来峰就开始转移,按时间算的话,大半个月,飞来峰能移动上千公里。

    “飞来峰现在在东桂山附近,不过它已经失控了,以后会飞向什么地方,谁也不知道。但不用担心,它不会掉下来,它本身就是一块浮空石,就算碎掉,也最多会变成小一点的浮空山而已。”

    顿了顿,玄机皱眉道:“我们能做点什么?唉,我们什么也做不了……”

    只要不会掉下来,那就行了。叶礼松了口气,然后从怀里的乾坤袋中掏出一张地图。

    见到他的乾坤袋,玄机倒没什么,七巧和六爪却眼睛一亮。

    乾坤袋可不是大白菜,七巧六爪虽然也有,但都是他们存了好久的钱,才艰难的买下来的,想到那段吃糠咽菜的岁月,他们就不禁苦从中来。

    叶礼不过是刚上仙门的学生,竟然就有乾坤袋了?无论是自己赚的,还是家里给的,都表示了叶礼不像他们表面看上去这么简单。

    叶礼即然展示乾坤袋,自然也是不怕他们知道,反正都毕业了,他们对叶礼以前的经历都不清楚。最主要的是,他们还要相处四年,总不可能四年里都小心翼翼的避着他们。

    在地图上一翻找,很快就找到了东桂山的位置,靠近东海城,距离仙音镇也不过一百五十公里的距离。

    计算出距离后,叶礼才说到:“也不是什么都做不了的,飞来峰上的这些人会被安置到哪里?”

    玄机摇头表示不清楚,但却拿起了电话拨了出去,很快就问到了所需要的消息。

    “他们会被临时安置在东桂山附近,驭兽与工程学院已经倾巢而出了,要给他们建临时的安置房。”玄机说到。

    “几十万人的安置房,要建到什么时候啊?”叶礼问到。

    这个问题玄机也不清楚,但以他的经验来看,形势很不乐观。

    别看这个社会的房子已经充沛到连叶礼这样的孤儿都能分上一间,但那是因为这里的房地产不发达,而且还是几百年来坚持不懈,慢慢积累起来的。

    从三百年前,风灵真人发明了风灵转换机后,社会就进入了一个大跨步向前发展的时代,人口不断的增长,城市不断的扩张,乡村城镇不断的建立。

    换成三百年前,像仙音镇这样的小城镇根本不可能建立起来,因为没有这么多人口来填充。

    然而这是三百多年的时间里积累下来的,为了满足新增人口的需要,大量的房屋建立,然而这毕竟还是一个手工业时代的社会,没有大量的商品房地产的出现,房屋的建造只为了满足新增人口的需要。

    这种新增人口是很稳定很容易计算的,所以每个城市的空置房屋都不多,是不可能满足几十万人的居住需求。

    而想短时间内建造起足够的安置房,也是根本不可能的。就算整个社会全部的工程学修士都动员起来,也不行。

    至少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才有可能建造起足够所有人居住的房屋,可是,还有两个月就入冬了。

    东桂山的位置,冬天不会很冷,也就零下十几度而已,对于修士来说,这个温度并不足以致命,可是几十万人里,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算得上修士,还有大量的协会工作人员和家属,这些人普遍在炼气期以下,低温足以冻死他们。

    一想到这个可能,玄机就坐不住了,站起来焦急的踱着步,边喃喃的道:“怎么办?怎么办?”

    可是着急也没用,玄机搜肠刮肚也想不出一个能短时间内安置所有人的办法。

    “东海城和浮空城等大城市能分流安置一部分人,但十万人也是极限了。其它城镇安置一部分,最多也就十万人,还剩下二十万,怎么办呢?”玄机喃喃自语,陷入了思索之中。

    好半晌,他回过神来,焦躁的说到:“如果没有更好的办法,这个冬天,东桂山可能会冻死几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