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上午,七点半,这个时间医院里大部分医生还没有上班,在主楼一楼的一间小会议室里,江宇已经到了。

这已经是第三天,他要给自己带的四个学徒讲课了,今天江宇是要给他们讲一讲不同情况病人,都有药的配方问题。

看了看表,还有两分钟课就要开始了,人已经全部到齐了,有了之前两天的讲课,这四个人对于江宇,可以说是崇拜至极了。

第一天上课时,江宇只是教了一个简单的针灸方法,让几人练习了一番,当天就有一个快发症的病人,被王秋菊用江宇教的方法治好了,之后进行了药浴,那人就好的多了。

这件事情江宇并不知道,但其他几人当时可是和王秋菊在一起的,他们亲眼看到了整个过程,对于开始好有点怀疑的方法,立刻深信不疑了。

而从第二天的听课开始,就已经没有一个人迟到了,都早早的来到了这里,他们看到江宇时,也已经是真心要求学的态度了。

江宇轻咳了两声,这两天他说话太多,嗓子有些不舒服,喝了一口水压了一压,他拿出自己之前做好的一份材料,给下面几人分发了下去。

这是他总结的一套关于不同体质戒毒人员,使用药方的分类,已经一些重要的考虑因素,比如病人感冒发热时,应该怎么治疗,病人有高血压等慢性病时,又应该怎么治疗。

事无巨细,材料一共十多页纸。

正要开始讲解,这个时候,门口忽然来了一个人,拿着纸笔,走了进来。

此人正是胡天德,他一进门,便尴尬不好意思的笑道:“嘿嘿,大家继续,大家继续,我站在旁边旁听一下就行,不会影响到你们的。”

几个学徒一见是他,顿时觉得不可思议,经过几天的接触,他们已经知道,医院里新来的这个老者,是上面派下来的客座教授,在戒毒领域,名气大的可怕。

但如今见他过来听课,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也想给江宇当学徒不成。

江宇也有些惊讶,赶紧拿了一个椅子,让胡天德坐下,之后他说道:“胡老,你这次过来有何指教啊?”

被他叫了一声胡老,胡天德顿时连忙推辞道:“不敢不敢,几天下来,我已经知道了一句话,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江院长,以后在戒毒中心,你就是响当当的一把手,我当你的助手就行。”

江宇淡淡一笑,这位胡老总算是被他折服了啊......

接下来的几天,在江宇的耐心教授之下,四个学徒加上一个胡天德,都已经学会了整个一套中医戒毒的流程,而一些简单针灸的手法上,几人也都差不多了。

只要病人不发症,在相对冷静的状态下,他们都可以进行针灸了。

而这一点,学习最快最好的,还要算是王秋菊了,她现在的除了江宇以外,几人之中,针灸功夫最高的了。

后面陆陆续续而来戒毒人员,每天都在增加,但现在有了这几个人的帮忙,江宇又新招聘了30个戒毒中心护工,有了这一批人,目前来说已经是够用了。

总算可以松了一口气了,江宇这天下午打算在自己办公室沙发上打个盹儿,但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却响个不停。

但江宇实在是有些累了,根本没有听到,继续睡着,但这个吵闹的声音似乎并没有停止的意思,一直响个不停。

江宇心中烦躁,但还是坐了起来,一看号码的来源,是何向军,想着他能有什么事情,准备接听时,办公室的门被大力的拍打着。

“江院长,你在吗,快出来看看吧,出大事了!!!”

一个年轻的实习医生的声音,江宇明显能听出这是他那几个学徒之中的一个,打开门,江宇急切问道:“说,怎么回事。”

“出事了,来我们这里就诊的一个戒毒人员,找错了地方,走到那边工地上去了,而正好工地上一辆大卡车正在倒车,没看到他……”

听到这里,江宇一下就急了,如果这个时候工地上出了人命,那么戒毒中心这个项目就会限期整改,后续还有不知道多少麻烦,而最轻的,也是得拖个半年一年,才能再次开工。

深呼出一口气,江宇立刻问道:“那个病人呢,现在在哪里,还有没有生命体征?”

实习医生满头大汗,他来的时候,见那人满身是血,现在也不知道对方是死是活了。

见他半天没说话,江宇也不等了,直接快步往医院急救科而去,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用,必须先把人救活才行。

来到急救科之外,江宇一眼便看到等在那里,面如死灰的刘铁山。

此时见到江宇,刘铁山一脸哭丧表情,似乎想解释些什么,江宇根本没空理会他,直接朝里走去。

在一个急救病房的前面,江宇看到了奇怪的一幕,只见两个病人家属,都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脸色发白,瑟瑟发抖着,但并没有哭,似乎很害怕的样子。

这一幕江宇只是觉得奇怪,也没问什么,直接进了病房。

此时正在三个急诊科的医生正在抢救,江宇来了之后,看了一眼初步的检查结果之后,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刘铁山工地上的那些大卡车江宇可是见过的,那黄色的车型,一般人称‘黄老虎’或者‘渣土车’,是最容易出事的了,而且一出就是大事。

“江院长,这个病人情况比较危机,可能当时车速比较快,车尾一下撞在了他侧脑上,目前来看,主要是失血过多,即将休克!”给江宇汇报的是一个新来急诊科没多久的医生,他以前是内科的,也没见过这种阵仗,所以在江宇看来不要紧的情况,在他看来就十分危机了。

江宇笑笑并没说破,而是有条不紊的指挥着几个医生,让他们急救的速度,再快一点。

半个小时之后,江宇从病房里面出来了,里面的急救还在进行,但已经到了后续缝合等一些收尾工作了。

按理说,急救室里一有医生出来,病人家属一般都是主动上前问情况的,而今天江宇出来时,两个病人家属已经坐在那里,动也没动。

实在有些好奇,江宇上前问道:“你们好,你们和里面急救病人是什么关系呢?”

他问的语气尽量和蔼,但这两个人仍旧被吓了一跳,面色苍白,穿着老式蓝色运动服的中年男子还能稍微好一些,他说道:“哈,医生啊……那里面的是王虎。”

听到这里,江宇就更奇怪了,自己问的是他们之间的关系,而这人却只说了病人的名字,明显答非所问。

而在他另一边的面容憔悴的中年女子,却扔在不住的发抖,江宇心有疑惑,语气立刻严肃了起来:“说,里面的人,到底和你们什么关系?”

被他这么一问,两人顿时有些慌神,穿着睡衣拖鞋的女子当下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王虎啊,我的虎儿啊,你害的我们好惨啊!”

女子哭着哭着,一下坐倒在地,全身瘫软无力,眼睛发白马上就要晕过去,江宇见状感觉上前掐了一下他的人中,又在女人几个穴位上按了一会,这才让她缓过气来。

一旁的中年男子这个时候,也在不停的抹眼泪,面对江宇的质询的眼光,他叹了口气,缓缓道来:“里面的这个王虎,是我们老两口的娃儿,从小王虎聪明可爱,我们也是大龄得子,对他有求必应……”

男子说了大约十分钟,江宇总算听明白了到底怎么回事,原来是这一对夫妻,自己把儿子推到了大货车上。

他们原本还是一个富裕家庭,但自从王虎五年前开始吸毒以来,就不断的问家里要钱,而且越要越多,到了后来,老两口不给,王虎竟然拿着刀,逼着他们把银行卡里的钱给取了出来。

通过那一次的事情,两人本来已经心灰意冷,决定不认这个儿子了,但也没想着报警,怎么说都是自己的儿子,两人不忍心看他被抓。

但他们的决定却让这个王虎变本加厉,把家里的财产便卖一空,挥霍无度,还欠下了几十万的高利贷,每次回家就是问他两人要钱,没有的的时候便是一顿毒打。

所以才有了之前的那一幕,老两口也是被王虎逼的走投无路了。

听完这些,江宇颇多感慨,能有这样性子的小孩,他们老两口的责任也不小吧。

“我们医院可以帮他把毒戒了,但这个人,他身上的毒,却是你们当初溺爱种下的,这个就要你们来戒了,听我一个建议吧,实在不行,自己没法教育时,就让警察来教育他吧。”

江宇没提他们把儿子推了一把的事情,因为这个人毕竟是救回来了,他不是那种脑子里只有一根筋的人,王虎这种人,他一样看不起。

从急诊科走出,看到门口刘铁山还在不断的抽着烟,江宇呵斥一声道:“把烟给我灭了,瞧你那熊样,谁让你在医院里抽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