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浩已经把整个宝库完全的和周围的土石砖木都剥离开了,也就说这个宝库现在已经完全悬空了!

    偌大的地下建筑除了入口处那个狭长向上的通道依旧与整个地面相连,已经彻底的悬空了。

    然而,四周的土石并没有向里倒塌,上面的地壳也没有塌陷,整个地宫更没有下沉,这一切真的很游戏!

    找不到入口的他赶紧向旁边打了个斜洞,躲在里边等着地动山摇一般的塌陷发生。

    “轰……”

    等了不知多久,王永浩和蜘蛛甩射器用手捂着耳朵张着嘴听到了或者说感受到了地动山摇一般的震荡。

    地宫塌下来了,周围的土石失去支撑倒进来了,上面的地面塌了……

    然而塌下来的不仅仅是地面,整个爱丁顿军堡的主堡都塌了!

    随着剧烈的如同地陷天崩一般的震荡,整个爱丁顿军堡只剩下一面王永浩建立的薄薄墙壁还耸立在一片废墟中!

    在这片墙壁的两边,各倒着一片残垣断瓦,伴随着满地残骸的还有处处血迹,片片哀嚎。

    王浩怎么也没想到,他又犯了错,以至于这个世界的土著再一次因为他遭受磨难。

    在地动山摇的响声响起的时候,王永浩的脑海里传来了树妖的怒骂:“你又做了什么?对自然法典的修持就是让你如此伤害生灵?”

    而就在树妖的怒骂的同时,另一个声音却突然出现:“这又怎么了?人生于世善恶勿论,皆有己心,想要世之重宝又何惧伤了几个无辜?”

    这声音与树妖的声音极其相似,只是语气态度之中略有不同,却也明显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树妖听到这个说法直接在王永浩心里怒骂:“罗斯,你为何在我的庇护者心中作祟!”

    被叫做罗斯的类蜘蛛女皇也毫不相让的反击:“瓦尔尼卡,我的小芄倪,你还是这么虚伪,如果你真的不想让你庇护做出这一番杀戮的话,为什么在他动手之前阻止,你一直看着,一直看到他造成这番杀孽然后才出来训斥,就想给他一个教训,还是怎样?”

    树妖想要反驳,而类蜘蛛女皇却不给她这个机会:“说穿了,你也不在乎这些生灵的生死,你只在乎你的庇护者所做说为给你带来的不好影响!”

    这类蜘蛛女皇的说法,王永浩莫名的感到认同,这种感觉很危险,他心里清楚他已经快要被引导着滑向了一个深渊!

    一直知性冷艳的树妖居然被气得半晌没说出话了,就在她似乎酝酿好情绪又要开口的时候,类蜘蛛女皇再一次说话了。

    “行了,别再纠结那些有的没的了,现在比较重要的事是怎么能让你这个闯祸精庇护者活着从这里离开!”

    束腰带是什么了,什么都没说,而那类蜘蛛女皇却吃笑着说:“你居然不想管呢?随便吧,这是你的庇护者,呵呵,……”

    类蜘蛛女皇不再说话,王永浩能够感觉到树妖也离开了。

    现在谁都不理他了,反而是他最危险的时候了,虽然这个类蜘蛛女皇一直是一种看树妖笑话的态度与他相处,但几次接触下来都算对他有着明显的裨益。

    王永浩很清楚类蜘蛛女皇说的那个危险源肯定不是指他被活埋在了地层深处,肯定是有什么存在要来找他这个凶手报仇了!

    其实闹到这个地步他根本也不想的,这一系列不负责任的行为其实是他在地里压抑之后的一种宣泄,而宣泄的结果并不好。

    树妖为什么不出头?王永浩也想像得到,因为他是一番作为之后属于再次暴露了那个npc大师的身份。

    树妖如果出手帮忙自然要把封闭神庙,破坏军堡的责任都揽过来,而这就是他们一直避免的事情。

    至于那个类蜘蛛女皇,王浩并不清楚他究竟是以怎样的目的和立场,在这些事情之中掺乎。

    那是树妖他们之间的事情了,王永浩要做的就是如同现在的样子驱动他的大蜘蛛已经横向挖出去1000多米了。

    他至始至终没停止移动,因为他也发现这一番行径之后算是给神庙被封后无处寻找凶手的蜥蜴怪们指明了方向。

    这一波太浪了!

    心里不断总结了得失,不断催促着蜘蛛甩射器快跑,王永浩警惕的观察着身后,时不时的就快速用石头铺上一面墙将道路堵上。

    他不确定追击他的人是谁,但是他在尽力给太阳神庙中的蜥蜴怪设置障碍。

    他也是没想到这个宝库居然和神庙是同种建筑材料,毕竟这个伯爵一副根本没有见过不可破坏的建筑的样子。

    这一趟凭白的暴露了自己然而没有任何收益,这一点是王永浩最为恼火的了。

    蜘蛛网甩射器以极快的速度向前爬去,爬的过程中顺便完成了挖掘动作,因为三十点的挖掘力根本就相当于没有任何阻碍一样!

    任何物块无论材质都是一触即溃,化成物块收入王永浩的背包之中,这个蜘蛛网甩射器就相当于弱化版的挖掘机坐骑一样。

    论及真正的挖掘力,蜘蛛网甩射器甚至连后期肉山后可以获得的蘑菇挖掘抓都不如。

    蘑菇挖掘抓的数据是,伤害:45,攻速:非常快,挖掘:200%,砍伐:125%。

    而蜘蛛网甩射器的数据是,伤害:30,攻速:非常快,挖掘:100%,砍伐:100%。

    换句话说,它足以应对肉山前所有的地形情况,但是其实真正的速度还没有快到极致,也就比王永浩全力以赴的奔跑更快一些。

    一边打洞一边填补,从引发坍塌到现在所有的人还在一片哀鸿之中没有反应过来,要去寻找始作俑者,王永浩就已经跑出去十几公里了。

    他绝的可能差不多了,虽然他不相信能够被半神提醒的危机让他一顿跑就给解决了,但是至少现在还没有任何问题出现,暂时先歇歇脚,他要准备一下,应对接下来继续向深处挖掘可能要面对的情况了。

    毕竟他不可能一直就在这种没有任何收益的浅层地下打洞前行,其实说起最好的逃脱办法,就是进入到那地下空间之中,三拐两拐就能把自己拐丢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