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特挠了挠脑袋傻愣愣的看着李莫。

    李莫恶趣味上来,也伸出了一只触手,“俺母格鲁特,兔!”

    “哈哈哈!”嘎——

    后面的哈鲁抽着脸笑得捂住了肚子。

    对面的人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他越来越尴尬,

    哈一哈

    嘎——

    “好了,不开玩笑了。”李莫神情严肃了起来,“你们也看到了,这个星球有点不对劲,我们需要立刻想办法离开,你们的飞船还能用吗?”

    对面的其他人感觉到李莫没有恶意,也都纷纷收起了武器。

    “你稍微有一点常识,都能看出这家伙已经彻底报废了。”火箭浣熊扭头看着飞船残骸摇了摇头。

    “shit!那你们有其他办法吗?”李莫急了,他可不想在这里当鲁滨逊。

    “等待经过的飞船吧,如果运气好的话,我们或许会成为幸运的乘客。”那个克里人朝着李莫伸出了手,“你好,我叫卢顿。”

    李莫皱了皱眉头,没有伸手。

    卢顿笑了笑,“并不是所有克里人都是阴谋家,我是一名科学家,是个和平主义者。”

    “但愿吧。”李莫有些心烦,“如果我们运气不好,没有飞船经过呢?”

    “那我们可以在这里快乐的生活呀!”克里人卢顿耸了耸肩笑着说道。

    你妹!

    李莫有种一拳砸过去的冲动…

    此时天色已黑,毫无办法的众人在飞船残骸边点起了篝火。

    闲聊中李莫得知这个克里人卢顿是个基因生物方面的科学家,毛茸茸的家伙叫艾米尔,是他的助手和保镖。

    他们要去一颗荒野星球采集生物样本,雇佣了赏金猎人火箭浣熊和他的伙伴树人格鲁特。

    半途中遇见了一伙强硬派的克里人,被追杀的进行连续空间跳跃结果撞上了李莫他们。

    李莫听完后突然想到了什么,有些兴奋的问道:“你说,那些追杀你的人会不会跟着来到这个星球?”

    “不可能,以我的技术他们早就被甩的不知道去哪儿了。”火箭浣熊突然答话。

    “真是个糟透了的消息。”李莫摇了摇头。

    “那有个好消息想不想听?”克里科学家卢顿眨了眨眼睛说道。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卢顿身上,他咳了咳嗓子说道:“刚才我去看了一下那些袭击我们的怪物,发现有明显的基因改造痕迹。换句话说,这里可能有一个高等文明的基因试验基地,或者整个星球都是实验场。或许我们可以找到他们聊一聊。”

    “f**k!你这到底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李莫忍不住骂了句。

    火箭浣熊瘦小的身子突然抖了抖,提起了旁边硕大的激光枪,“你们想怎么无所谓,我只知道我会找到并干掉他们。”

    旁边的树人缓缓走到火箭的旁边坐了下来,“俺母格鲁特…”

    “谢谢你伙计,我没事,只是想到了一些不好的回忆。”火箭浣熊说了一声后就没再吭声,默默的拿出自己的武器背包一件件整理了起来。

    李莫耸了耸肩,继续问道:“我们怎么能找到他们的基地。”

    “我也不太清楚,明天天亮后再想办法吧。”卢顿摇了摇头说道。

    “那伙计为什么一直不说话?”李莫看了看不远处的长毛怪埃米尔,小声的问卢顿。

    那个家伙有两米多高,长得像古代猿人,只是浑身长满了拖布一样的棕色长毛,像极了韩.索罗的伙伴楚巴卡。

    他一个人坐在断裂的机翼上,也不参与众人的讨论,只是傻傻的看着月亮。

    “埃米尔?”卢顿叹了口气,“他是来自仙女星系一个小星球上的种族,前不久他们的星球遭到了鲁弗孟德族的血洗,他是那个种族仅剩的族人了。”

    李莫点点头没再说话,宇宙黑暗的一面正在向他慢慢展开。

    一个文明的诞生与毁灭,在这个宇宙里,就像在刮着狂风的漆黑雨夜中点燃了一根火柴。微弱的光很容易就会熄灭。

    随后众人各怀心事都没说话。

    寂静的夜里,远方幽暗的密林里传来了几声不知名的鸟叫声…

    ……

    次日。

    “我们对这个星球的情报有限,而且不知道这个实验基地是属于区域性的还是星球性的。”卢顿对着众人说道。

    “如果试验基地在星球另一端,那就麻烦大了…”

    “我清点了一下两艘飞船的零件,做出个小型的地面飞行器不成问题。”火箭浣熊说道。

    “伙计,你真了不起!”李莫不禁赞叹了一句。

    “武器和机械工程学方面,我是最顶级的。”火箭浣熊有些臭屁的说道。

    “那么用这个飞行器探测全部星球表面需要多长时间?”卢顿欣喜的问了一句。

    “大概…一年,或许更长的时间?当然还要看燃料的使用情况。”火箭浣熊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我收回刚才的夸赞。”李莫摇了摇头,“或许,我们应该换个思路。昨天那些怪物好像是成群的,到他们的巢穴或许会有一些线索。”

    “就这么干!”卢顿点点头表示同意。

    众人分成几队开始寻找,没过一会儿找到了几只。

    这几只怪物正在围攻一只体型庞大的,类似野猪一样的生物。很快,这只生物就凄惨的尖叫着被那些怪物放翻。

    奇怪的是,这些怪物并没有杀死已经失去反抗能力的野猪生物,反而用尾巴在野猪身上注入了一些什么东西。

    没过一会儿,这野猪就晃晃悠悠的爬了起来,眼睛已经变成了纯白色,像被催眠了一般跟在怪物身后。

    卢顿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李莫看到后也皱了皱眉,“它们这是在干什么?”

    “我想到了一些东西,但愿我是错的。”卢顿的神情有些烦躁,“先找到它们的老巢再说。”

    李莫点了点头,用触手托着火箭浣熊先蹦上了一棵树,又弹射到了离怪物不远处的一棵树干上。

    火箭浣熊举起了枪喵着一只怪物,“伙计,你的异能看起来真恶心。”

    “闭嘴,干脆面!小心我把你扔下去。”李莫说道。

    “干脆面是什么?你在歧视我是只啮齿动物吗?”火箭浣熊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随后扣动了扳机。

    轻微的枪响后,一枚定位器被打在了在了一只怪物身上。

    “干脆面是我家乡的一种美味零食。”李莫托着火箭浣熊跳下了树干,“顺便说一句,你的形象在我们家乡有些女人看到会爱死的。”

    “她们会对我干什么?”火箭浣熊收起了枪,“找我签名吗?”

    “她们会摸你的头,随后撸你!”李莫耸了耸肩。

    “shit!那还不如杀了我。”火箭摇了摇头。

    李莫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奇怪的问道:“你对母浣熊会有性冲动吗?”

    唰—

    火箭举起激光枪瞄准了李莫,“再说一句,我会干掉你!”

    “对不起伙计,我没有恶意。”李莫抱歉的说了一句。

    随后,摸了摸火箭的头,还是顺毛撸的。

    呼噜噜…

    火箭发出了满足的声音,随后大怒:“你这混蛋在干什么!你是女人吗?”

    “sorry,我真的没有恶意,只是顺手,顺手。男人也会有爱心的。”李莫举起了双手。

    “你真是个混蛋!”

    “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

    众人等待了一会儿后,火箭浣熊拿出了一个透明平板电脑,上面显示着各种密密麻麻的的图案和线条,一个红色的光点在不断闪烁。

    “他们到了那个地方就不再动了。”火箭指了指一公里外的一个小山头。

    “那还等什么,我们去看看。真是一刻也不想待在这个该死的鬼地方了”李莫说道。

    “嗯,等我把飞行器做好就走。”火箭浣熊点了点头。

    一个小时过后…

    “这就是你说的飞行器!”李莫愤怒的吼道。

    眼前这玩意儿有点像风之谷里面的喷气动力滑翔机。

    “材料不足我有什么办法。”火箭浣熊翻了个白眼,“放心,它绝对能飞!或者你们可以选择步行过去,和沿途不知道数量的怪物杀个你死我活。”

    众人犹豫了一会儿,纷纷乘坐上了去。

    很快,简易飞行器上面满当当的站满了人,格鲁特和埃米尔体型太大被吊在了飞行器下面。

    随着火箭浣熊启动开关,飞行器晃晃悠悠提心吊胆的飞向了小山头…

    到了山顶李莫第一个就跳了下来,这玩意儿飞起来像个老年哮喘病人,好像一不小心就会挂掉。

    他还以为会发生半路掉下去的经典场景。

    众人围着小山头搜寻了一圈,发现了一处断崖下的巨大山洞,那些怪物正在驱赶着各种各样的生物在洞口进进出出。

    火箭拿出了一个乒乓球大小的探测飞行器,伸手一抛这小东西就飞了起来,随后拿出平板电脑遥控指挥着探测器飞了下去。

    探测器不知使用的是什么动力驱动,飞起来悄无声息,没有惊动任何一只怪物。

    众人围在火箭后面看着平板上的画面。

    这个洞口有明显人工开凿的痕迹,只是墙壁上已经长满了青苔。地面上全是紫色的浓稠粘液。

    沿着洞口进入后全是那种怪物,它们好像蚂蚁一般分工明确。

    有的负责驱赶动物,更强壮一些的的守在门口,还有一些类似保姆,背上爬满了小怪物。

    在一个类似育婴室的地方,众人看到了让人恶心的一幕:

    一个长毛象一样的生物傻呆呆的站在那里,身上的皮肤如波涛一般涌动,随后无数手掌大白色的怪物幼体咬破皮肤爬了出来。

    怪物幼体如潮水般涌出来后,长毛象的身子也缩水了一大半,夸啦一下软塌塌的掉在了地上。随后被蜂拥而上的小怪物吃了个一干二净。

    而育婴室里还有许多类似的生物…

    众人倒抽了口气,随后火箭浣熊操控探测器继续往洞穴深处飞去。

    沿途的怪物体型越来越庞大,到了洞穴最深处的一个大厅时,他们看到了怪物的首领。

    一只足有两层楼高的怪物,螺旋状獠牙和肢节更加尖锐,屁股后还有个它上身三倍大的半透明腹部,里面如心跳一般不停的闪着红光。

    “看哪里!”李莫突然叫道。

    众人也都发现了,在怪物首领旁边的洞壁上,有一个巨大的圆形金属密封门。

    火箭操控着探测器飞向前去仔细观察。

    这个金属门明显年代已久,锈迹和岩石一样的东西混在了一起,显得十分斑驳古老。而金属门顶端模模糊糊的显示出了一些字迹…

    火箭浣熊放下了平板,突然举起巨大的激光枪对准了克里人卢顿,

    “我需要一个解释,混蛋!”

    “火箭,你这是干什么?”李莫奇怪的问道。

    “那些是克里人的文字!”火箭浣熊盯着卢克的眼睛说道。

    “混蛋,我需要一个解释!”李莫伸出触手将卢顿提到了空中。

    半空中的卢顿苦笑了一声,“伙计们,我们麻烦大了,”

    “听说过布鲁德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