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佳音没想到死丫头一猜就中。

    咬了咬唇,最后不得不点了点头承认了,因为今天隔壁班那个男生拿给她杂志的时候,不少人都看到了,她就算想瞒也瞒不过去。

    “我、我刚才着急出来喝妈炖的排骨汤,给忘了,爸妈别急,我这就去拿。”江佳音攥了下拳头,这才笑着站起来,不甘愿地回卧室把杂志拿了出来。

    刚一递过来,江意眉头就皱了起来。

    杂志虽然在学校传了一上午,但这是从校长手里拿出去的,再着急看学生们肯定也都是小心的,谁有那个胆子敢把唯一一本杂志弄破了?

    可现在这杂志却看上去皱巴巴的,底下一角还破了,一看就是让人用力揉过,再不得不给展平了。

    心底冷笑,江意当然不会忍着,直接开口问道:“杂志怎么破了?”

    江佳音怎么会承认是她干的,更觉得江意连这都问实在是大惊小怪,皱了一点儿有什么大不了的,就不在意地道。

    “这我哪知道,可能谁看的时候太不小心了吧。”

    “是吗,那我下午可要去问问,看到底是谁把杂志弄成这样的,不问清楚,回头李校长那里可不好交代。”

    “别。”

    江佳音吓一跳,没想到死丫头这么计较,生怕她真的去找人对质,终于软了语气道,“可能、可能是我刚才拿回来的时候没注意,小满你就别去问了,就当是我没留心弄坏的,是姐姐不对,好不好?”

    “佳音你干什么,破就破了,一本破杂志还能当饭吃?我倒要看看有什么了不起的?”

    看到大女儿竟然冲着小畜生露出恳求的神色,钱玉兰气得一把把杂志抢过来,用力翻得哗啦啦响,准备只要让她找到一点儿不对,就狠狠骂江意一顿。

    结果翻到登着文章的那一页,发现标题和内容每一个字她都认识,但组合起来以她的文化程度根本就看不懂。

    “就这个?也不怎么样嘛,我还以为给你那文章是镶金刻玉了,这不就是普通印在上面了,要我说有什么稀奇的,佳音就是不想写,真想写这样的文章别说一篇,就是十篇百篇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儿,是不是佳音?”

    但钱玉兰还是马上语气不屑地嘲讽了一通,把杂志随手扔在桌上,随即充满信心地看向大女儿。

    “妈,我……”

    江佳音有口难言。

    刚才在卧室她也不肯相信,可她仔细把文章读了一遍,发现江意总结出来的常见误区竟然真的都是她中考复习的时候错过的。

    不仅如此,那后面的复习策略,她看了竟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甚至觉得如果去年她也能看到这一篇文章,那么数学成绩肯定会有提高。

    意识到这一点,江佳音当时就慌了。

    隐约觉得江小满可能真的跟以前不一样了,所以她才会那么生气。

    钱玉兰也有些看明白大女儿的反应了,瞪大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看女儿,又看看她刚才完全不屑一顾的杂志。

    难道这死丫头真的能写出佳音都不会的东西,这怎么可能?

    江佳音难堪地避开视线,急忙给自己找借口道:“妈,我跟小满不一样,我都念高中了,没怎么留意初中的题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