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人有些是特工,不过他们可能是满洲帝国的特工,是日本人的特工。

    也有可能是反满抗日分子,总之余惊鹊不清楚,他不可能将这些人都救下来,他的能力没有那么大。

    能救下来顾晗月,还是因为他对顾晗月足够了解,再加上秦晋的帮助。

    其他的人,余惊鹊只能选择无视,他要量力而行,不然不是救人,是送死。

    蔡坤很满意,看到抓到了人,让警署的警员全部带走。

    “你开车自己回去,我今天晚上要先去警署。”蔡坤让余惊鹊自己开车回去接季攸宁,他晚上要先回去警署审讯。

    “那行署长,祝您有所收获。”余惊鹊站在雪地里面说道。

    看着蔡坤等人离开,余惊鹊松了一口气,他真的没有想到,自己去蔡坤家里拜访,居然救了顾晗月一命。

    今天晚上,对顾晗月来说,那是极其危险,只要稍有不慎,顾晗月必然会被抓捕。

    可是顾晗月来旅馆干什么?

    余惊鹊知道因为纪律,自己可能也打听不出来,顾晗月也不可能告诉她。

    可是能救人,余惊鹊就已经觉得不错,这是老天爷开眼,事情凑巧了。

    如果余惊鹊今天不去拜访蔡坤,不跟着蔡坤来这里,那么一切还不好说呢。

    送走蔡坤,余惊鹊没有立马离开旅馆,他知道秦晋还在等自己。

    坐在旅馆大厅,大厅之中现在已经没有人,被打搅了这么久,他们都回去房间。

    秦晋却没有选择回去房间,在余惊鹊对面坐下。

    “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秦晋对余惊鹊问道。

    “什么解释?”余惊鹊摇头。

    “那个女人,她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你要救她?”秦晋自然能感觉出来顾晗月的奇怪,不然余惊鹊为什么要救她呢?

    这是一个麻烦,余惊鹊知道秦晋一定会观察到这一点,但是当时情况危急,他来不及多想,为了救人,只能如此选择。

    余惊鹊看着面前的秦晋,说道:“你的那些东西,我会赔偿给你,至于她的身份,我不知道,不过我和她见过面,所以我不想她有危险。”

    “你怎么知道她会有危险?”秦晋问道。

    “猜测吧,你如果对她有想兴趣的话,你可以查一查。”余惊鹊现在不可能告诉秦晋顾晗月的身份,不然他自己的身份不是也暴露了吗?

    他只能装作好像无关紧要一样,其实说实话,他心里很紧张,为了救顾晗月,弄到这个地步,确实很麻烦。

    可是你让他再选一次的话,他还是会救人。

    今天和秦晋的见面,原本是余惊鹊一直期待的,可是没有想到牵扯进来了顾晗月,让一切显得有些变化。

    “你的解释可不好。”秦晋的话充满了怀疑。

    “别说我了,说说你吧,想找我帮忙做什么?”余惊鹊转移了话题。

    顾晗月这里的事情是说不明白的,不过余惊鹊也不担心秦晋盯上顾晗月。

    陈溪桥说了,军统的人只要联系他,就必须要立马汇报,余惊鹊汇报秦晋的时候,将顾晗月的事情和陈溪桥说一下。

    之后让组织的人提醒顾晗月小心,这段日子里面能安分守己,就安分守己,不要再出现意外就行。

    至于眼前的秦晋,她不会盯着顾晗月太长时间,哪怕是盯着也没有用。

    “你真的不打算解释一下吗?”秦晋笑着说道。

    “我妻子也是冰城二中的老师,我们以前就认识,所以你明白吗?”余惊鹊说道。

    秦晋点头说道:“你不能做烂好人。”

    “不用你教我。”余惊鹊不耐烦的说道。

    “姐姐教你,是为你好,韩宸没有告诉过你吗,这一行里面,烂好人都死的早。”秦晋觉得余惊鹊今天是烂好人一个。

    韩宸让秦晋来负责和余惊鹊的联络,韩宸告诉秦晋,余惊鹊完全可以信任。

    这一点让秦晋很奇怪,她就问韩宸为什么,可是韩宸没有解释。

    当然不能解释了,韩宸对余惊鹊的信任,完全是因为余默笙,他没有办法告诉秦晋。

    既然韩宸信任余惊鹊,秦晋不会去怀疑,但是她不想看到自己的搭档是一个烂好人。

    烂好人就是什么人都想要救,什么事情都想要管,这是很危险的一件事情。

    “今天的事情谢谢你,我们这一行,不就是在救人吗?”余惊鹊反问说道。

    “我们是在救国,不是救人。”秦晋的回答,让余惊鹊意想不到,他稍微愣了一下。

    “很新鲜的说法。”余惊鹊笑着说道。

    秦晋翘着腿,压低身子,冲着余惊鹊说道:“一点也不新鲜,希望你也能记住,先救国,再救人。”

    “没有人,还有国吗?”余惊鹊问道。

    “不要和姐姐我咬文嚼字,没有国,人还是人吗?”面对秦晋,余惊鹊感觉是一个对手。

    以前不管是和季攸宁说话,还是和顾晗月说话,余惊鹊都能占到便宜。

    季攸宁这里很简单,没有难度,顾晗月虽然大大咧咧,可是骨子里面还是传统的女孩子,想要在语言上占上风,脸皮厚一点就行。

    可是面对秦晋的时候,余惊鹊不知道说什么好,你说脸皮厚?

    秦晋见过的东西,恐怕比余惊鹊还要多,你想要让秦晋害羞,那是不可能的。

    逻辑上,秦晋思路清晰,余惊鹊也难以讨到便宜。

    “顾晗月今天出现在这里本来就奇怪,你想要救人如果失败,你就是引火烧身。”秦晋这些话说出来,余惊鹊一点也不担心,反而是放心。

    秦晋愿意和他说这些话,就表示秦晋相信他,不怀疑他。

    至于你说怀疑不怀疑顾晗月?

    余惊鹊认为,原本顾晗月是要死的,现在只是被军统的人怀疑,这两个结果,怎么选择还不知道吗?

    当然是选择被军统怀疑,他们只是怀疑,不一定能发现什么,但是如果被警署的人带走,十有八九是死局。

    为什么秦晋不怀疑自己?

    余惊鹊也考虑过,可能是因为韩宸吧,而且自己妻子和顾晗月刚好认识,自己想要救人,说得过去。

    但是一点危险都没有吗?

    那不可能,秦晋一定会在心里怀疑,慢慢观察,所以接下来,余惊鹊和顾晗月要做的,就是更加小心,让秦晋无功而返。

    “能救一个人功德无量,如果你不这样想的话,你也不会帮我不是吗?”余惊鹊这里说的帮,不是指借丝袜之类的东西,而是在蔡坤面前,说了皮肉生意几个字。

    当时秦晋能第一时间想到余惊鹊要做什么,而且配合他,算是一种无言的默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