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夫尔·曼斯,陆军封号“蓝龙”大将,不知怎么叫着叫着便成了“海怪”,或许是他太吓人的关系,给水贼和不法者们的印象过于深刻。

    伟大航路波涛汹涌的海浪,打在军舰上没有丝毫摇晃,无需舵手和风帆,由那胖乎乎的海怪大将驭船。

    由两臂竟然能够幻化出十八只鱼鳍,护卫在九艘军舰的两侧,左右摇摆像是划船般推动着前行,但速度却比划船甚至风帆都快得多。

    传闻中镇守“赤河”的蓝龙大将,即使是陆军士兵九成九也是第一次见,却都是听着其传说长大的红土大陆孩子,不禁军纪严明的向海夫尔·曼斯表示敬意。

    谁能想到,就是这样一位面目慈祥的老者,竟然能镇压整个红土大陆不法者们的气焰。

    早在陆军出发,卡斯便得知了消息,也明确了世界政府的决心。

    如果仅仅只是击败七万陆军,世界政府可能还会考虑是否再次投入力量,去打这场没有意义的战争。

    但卡斯居然妄图击溃“贝利”的行为已经不是在砍大树了,简直就是在断他们世界政府的根基,这还能忍?

    哪怕失去海怪大将镇压临时可能出现动乱,世界政府也不得不派遣他出山,以确保一举将夏洛特·卡斯击杀。

    九艘军舰,昂扬向上。

    违反引力的向高空飞去,所有陆军都在戒备随时可能到来的偷袭,飞的越高越是紧张。

    然而……招呼过上次陆军的那些手段,一样都没有招呼上来,一路平平安安的到达了白海,要知道上次到达这里陆军可是损失了两万五千名左右的士兵。

    “这就是白海吗?与想象中的不同啊!与其他空岛也是不同,难怪被世界隔绝直到现在才被发现。”海怪大将口中赞叹不已。

    以白海的美丽,任何蓝海人看到都会忍不住惊叹,但身处战争敌情不明的环境下,也只有海怪大将有这份闲情逸致。

    茫茫白海连根毛都没有,更没有磁场定位,陆军只能通过上次失败所得回的海图,确认自己的方位。

    半晌后,白马大将抬起头望向上空,凝重的开口道:“前辈!我们是否继续上升?”

    “继续吧!传闻中的夏洛特·卡斯,听说这个小家伙很淘气,早就想见见他了。”

    以海怪大将的身份和地位,即使白马大将也得口称前辈降低身份,世界政府之所以能派遣他,也是因为是他想出来便没拒绝。

    “好!”

    九艘军舰再次上升,虽然这次只有三千米的高度,却飞得比之前更要小心,因为他们这是在接近敌方老巢,而上次来袭却没有拿到任何关于白白海域的情报。

    冲破云层!!

    好大一片白色软绵绵的海洋,碧蓝的天空原来那么美丽,一眼望去只有白白海与天空的交界线。

    然而……这次他们依然没有遭到袭击。

    以世界政府对卡斯的了解,这小兔崽子简直头顶上长疮、脚底下流脓——坏透了!

    这世界上好像就没有他不敢干的事,也不会给敌人任何机会,稍有占便宜的地方绝对会下手偷袭。

    上次陆军便对卡斯咬牙切齿,人影都没看到莫名其妙死了一半人,七万陆军士兵的生命才换来一张海图,以及“原来我们在高空七千米”。

    而这次,卡斯中途明明有很多机会布置陷阱,但他又为什么没有偷袭呢?以世界政府和陆军的印象,这个小兔崽子越是憋着,酿成的后果便越可怕。

    “有意思的小鬼,是在故意给我们出难题吗?我来看看你给我们准备了什么。”海怪大将海夫尔·曼斯轻笑着走到甲板,对着下方白白海域呕吐起来。

    哗哗哗哗!!

    宛若高压水泵喷射一般,滚滚来自红土大陆的赤河之水,形成一条粗壮的水柱倾盆而下。

    仔细看赤红色的河水中,夹杂着一条条细长的黑金血红龙鱼,在如此喷吐的河水中依然活蹦乱跳,投入下方白白海域后如闪电般极速游开。

    这是…远古种杯椎鱼龙的能力?哪怕是幻兽种也没见过这种手段。

    黑金血红龙鱼游开后,极速探索着这片未知且陌生的白白海域,并杀戮着白白海域的本海生物进食。

    半晌后纷纷游了回来,争先恐后着在海面上乱跳,鱼嘴一张一闭着诉说着什么。

    无需“私语果实”的能力,也不是“海王波塞冬”的天赋,海怪大将海夫尔·曼斯长期在体内养育黑金血红龙鱼,已经能做到与它们进行沟通的能力。

    海夫尔·曼斯时不时的点头或陷入沉思,半晌后开口道:“夏洛特·卡斯已经离开白白海域,所有的空岛也被他一并带走,真是好手段!飘飘果实的能力吗?金狮子史基那家伙……”

    是的!!

    卡斯根本没想过与陆军正面作战,毕竟战争可不是两边列阵站好,一声令下向前冲锋杀敌即可,那是流氓约架不是打仗。

    就像空岛一切设施齐全,拖到海夫尔·曼斯过世都不怕,而急切需要以胜利稳定局势的世界政府,则是没有继续跟他拖下去的能力。

    白白海域,让给你们,只带着岛屿和人民走,愿意占领你们就在海上漂着吧!

    以卡斯如今的力量,拖起一片岛屿群已经不是很吃力,就在周边的天上这么漂着,看着他们在里面玩。

    “呵呵呵呵……”

    看穿卡斯的想法后,海夫尔·曼斯发出低沉的笑声,一头扎进海面竟然选择弃船跳海。

    坠入海面的瞬间,海夫尔·曼斯胖乎乎的身型快速膨胀,一头硕大的杯椎鱼龙游离在这片白白海域之中。

    庞大的体积速度不减,张口大声吼道:“追寻着我的生命卡,先行一步了。”

    “海夫尔·曼斯大人,我们一起行动吧!!”白马大将担心海夫尔·曼斯的安危,毕竟他的存在比其他两位大将更有影响力。

    说罢海夫尔·曼斯也不回话,依然我行我素向远方游去,直到离开白白海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