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业厅的门脸不大,也就百十平米,里面有四五个店员的样子,都是黄皮肤的华夏人。

    “您好,请问要买什么?”

    店员是一名黄皮肤的华夏美女,穿着一身职业装,彬彬有礼,看了一眼甘胖子和江秋之后,用一口流利的英语问道。

    “香辣小龙虾!”

    甘胖子用汉语回了一句。

    “……”

    那美女一脑门子懵逼,感情这俩都是华夏人,可是华夏人你们买吃的应该去饭店,跑电信营业厅来干嘛啊?

    她只是个店员,能在异国他乡碰到自己国家的人也挺高兴的,只是这俩货看着总是有些不靠谱。

    不过她也就没计较什么,随即用汉语回道:“这里没有中式餐馆。”

    江秋站在甘胖子身后都无语了,你丫的来接头的,也不能随便找个人就上接头暗号吧?

    “美女,他的意思是请你吃香辣小龙虾!”

    江秋笑着对那店员说道。

    听了江秋的话,这美女才表情和缓下来,略带羞涩的说道:“我都好几年没回国了,这里吃不到那么纯正的香辣小龙虾,而且这里的人特别懒,餐馆生意也不好做,要不是工资够高,我才不愿意跑来这么远的地方呢!”

    江秋一阵恶寒,他没想到就搭个讪,对方居然大吐苦水,看这样在这异国他乡的生活很不容易。

    “那什么,不就香辣小龙虾么,我这里有!”

    说着,江秋居然真的摸出了一盘香辣小龙虾出来递给了那店员。

    江秋这家伙好吃,秦璐也是个吃货,所以两个人在来之前,可是准备了不少东西,阴神囊中的东西装进去什么样,拿出来还是什么样,这些香辣小龙虾都是做好的滚烫的被江秋收起来的,现在拿出来,还是冒着热气的,香喷喷,传遍了整个店子,几个店员都被吸引的看过来,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那美女店员看到香辣小龙虾的时候眼睛都亮了:“你们是来卖这东西的?”

    甘胖子看着江秋手里的小龙虾,一阵无语:“你居然还有这么好吃的东西,居然早不拿出来。”

    江秋斜了胖子一眼:“不是,我们是来找宋军的。”

    美女店员想了一下才开口道:“你们是找托尼的?稍等。”

    美女店员摸出了手机拨了出去,说了两句后跟江秋和甘胖子指了指二楼道:“托尼在二楼的办公室,他让你们上去。”

    “这个,送给你们了。”

    江秋把那盘小龙虾放在美女店员的手里,拉着胖子往楼上走去。

    二楼面积不大,办公室不算宽敞,只有一张办公桌和一把椅子,别人来了,连个坐的地方都勉强。

    一名看起来其貌不扬的大肚子中年男人坐在办公桌后,看到江秋和甘胖子走进来后,有些狐疑:“二位找我什么事?”

    这中年男人应该就是宋军了。

    江秋冲甘胖子看了一眼,甘胖子手指微微的在桌子上轻敲了三下:“你是宋军?”

    “我就是宋军,你们也可以称呼我的英文名字,托尼。”

    宋军点点头道。

    “香辣小龙虾。”

    甘胖子突然开口,表情严肃。

    宋军面无表情的脸上浮现了一丝激动,随即又很好的把这丝激动隐藏了起来,接着摇摇头:“今晚吃香辣小龙虾?好久没吃到这么地道的家乡菜了,哈哈哈,老朋友来了,一定要不醉不归。”

    说着话,宋军给甘胖子使了个眼色,

    手指在桌子上轻轻的滑动:“隔墙有耳,我们出去说,你们先走,出门左转,左转,有一家中餐馆。”

    甘胖子皱眉,这咋接个头还接出事来了?

    隔墙有耳,还有其它组织的人来了是咋滴?

    不过甘胖子也没计较什么,冲着宋军点点头,跟江秋使了个眼色,两个人转身走出营业厅,出门的时候,整个营业厅一楼的几名店员每个人手里都捏着一只小龙虾,看样子,连壳都舔干净的样子。

    看到江秋两人下来,那美女店员还冲着江秋竖大拇指,一脸感激。

    这些都是在异国他乡为自己祖国工作的人,抛去工资收入不说,这种奉献精神,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江秋冲着他们点点头,然后跟甘胖子沉默离开。

    两个人从进门到出店,总共也没两分钟,跟正常顾客没什么两样,如果不算他们送出去的小龙虾的话。

    离开了营业厅,甘胖子一路东张西望的转了两圈,跟江秋走进了宋军指定的中餐馆。

    时间已近晌午,店子里却一个顾客都没有。

    店老板也是个华夏人,看到二人进来,极为热情的招呼着。

    甘胖子大手一挥,抄起菜单看了一眼,虽然是中餐馆,但上面大多数都是非洲的特色食品。

    甘胖子干脆什么炸蚂蚱,炸白蚁,烤肉虫之类的点了一大堆,还要了两瓶啤酒,江秋看着都各种恶心,干脆只要了一碗面。

    店老板招呼一声,赶忙下去做菜了。

    饭菜上来的很快,甘胖子要的是手抓饭,就着那些恶心的菜吃的那叫一个嗨皮。

    江秋都快被他的吃相弄恶心了,两个人也不着急,慢悠悠的吃了,吃了足足两个多小时,甘胖子都差点吃吐了,宋军才慢悠悠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老板,来盘炸芭蕉,一份西玛,来瓶啤酒。”

    一进门,宋军点了餐,还装作不认识两人一样,独自坐在了一张桌子上。

    “呵,宋总来了,您稍等,马上给你上哈。”

    店老板应了一声,躲在厨房里忙活开了。

    宋军不主动开口,江秋和甘胖子也不主动说话。

    等了好久,宋军那边的饭菜也上来了,这才开口道:“贾老板,中午也没生意,干脆一起喝点?”

    那店老板听了宋军的话后一愣,然后看了甘胖子和江秋一眼,眼中透出了欣喜,走到了店门口处向外看了看,一伸手,把今日歇业的牌子扭过来,然后把卷帘门一把拉了下来。

    当卷帘门被拉上的那一刻,店老板转头,眼中带着泪花的看着甘胖子和江秋。

    宋军此时也起身,和店老板一起站在了甘胖子和江秋的面前。

    甘胖子的脸上瞬间没了之前的玩世不恭,而是面色庄重,从储物空间里摸出了一件黑色风衣披在了身上,黑色风衣的肩膀上,一条小小的金龙璀璨生辉。

    看到那条金龙的时候,宋军和店老板都是无比激动。

    江秋看到这一幕,也拿出了自己的风衣穿在了身上。

    居然是两位副掌座亲临!

    宋军和店老板看看江秋肩膀上的银龙,也是特别吃惊。

    “热血,仍在否?”

    甘胖子握拳横于心口,重重的敲了一下。

    “热血仍在!”

    宋军和店老板同样握拳,在心口狠狠的敲动,仿佛这一敲,已经把他们带回了曾经的热血时光。

    “驱魔处驻马达加斯加执事宋军,驱魔处驻马达加斯加掌事贾谷,见过两位副掌座。”

    宋军和店老板贾谷同时向甘胖子和江秋行礼。

    “你们辛苦了!”

    甘胖子重重点头,指着桌子上的吃喝道:“坐吧。”

    说完,他和江秋都收起了制服,放进了储物空间里。

    宋军和贾谷激动的不能自己,坐在桌子便,贾谷便抄起啤酒给甘胖子倒酒。

    “你们两人,多久没回家了?”

    甘胖子掏出了两包中华烟递给两人。

    两个人看到中华烟眼睛都亮了,连忙接过来,赶忙打开各自点了一根。

    “我有五年了。”

    宋军美美的抽着中华烟说道。

    “我八年了。”

    贾谷呵呵笑道。

    甘胖子没想到,这个中餐馆的店老板,居然比宋军潜伏的还要久,而且还是一位掌事。

    “辛苦了!”

    甘胖子点点头,这世间,总有些事需要一些人去做,他们愿意在这人不生地不熟的地方生活好几年,这本身就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更何况,他们的身份特殊,稍有不慎,就不是被驱逐那么简单的了。

    “我们两个还算好的,马达加斯加跟我国建交,友好,华夏人在这里也算吃得开,南非那边的同事最为艰苦,尤其是一些动乱地带,时刻都朝不保夕的,前两天,我们跟他们的通讯还中断了,整整等了一天才恢复正常。”

    贾谷咧咧嘴说道。

    甘胖子点点头,这次他和江秋来非洲,马达加斯加和南非两个地区之间的工作人员都互通了信息,为他和江秋的后勤保障做足了准备。

    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各地都有各地的传讯方式,这样异地联系,容易出大问题。

    “说说我们的任务吧!”

    甘胖子开门见山的说道。

    “你们这次去南非,主要是南非出现了一种可以强化激光的矿物质,米国佬对这东西势在必得,米国佬的激光技术,在全世界都是首屈一指的,若是让他们得到这种矿物质,就能够打造出超越神器的激光武器,对其它的国家,是一个极大的威胁。”

    贾谷开口道。

    甘胖子愣了一下:“能超越神器?你等等,这事我不干了,这特么就让我们俩过来,是让我们送死的,还是送死的?”

    贾谷:“……”

    江秋的心理阴影再次放大,刚才还好好的,三句话不到,开始不靠谱了。